天下书盟小说网欢迎您!

陕西北路网文讲坛:写古代言情,也要考据历史

作者:txsm    来源:    发布时间:2019-10-08

(来源:澎湃新闻--中国作家网   作者:夏奕宁)

随着广大女性成为中国互联网消费的主力群体,从网络购物到网文阅读,再到衍生影视剧甚至是网游手游,越来越多的女频题材作品大放异彩。其中,古代言情作为一个历史悠久的故事大类,从中诞生了不少知名作者,与或精致考究、或欢乐跳脱,但都情感丰富浓烈的佳作。

近日,第33期陕西北路网文讲坛邀请到了阅文集团旗下代表性古言女作家吱吱、闲听落花,资深编辑高皓玥(网名香菜),与读者一起来聊聊“古言里的那些事”。

左起:香菜、吱吱、闲听落花

当天做客讲坛的吱吱与闲听落花,都是阅文旗下起点中文网女频栏目的超人气作家。吱吱著有《以和为贵》《好事多磨》《庶女攻略》《花开锦绣》《九重紫》《金陵春》《慕南枝》《雀仙桥》《花娇》等多部作品。闲听落花著有《九全十美》《花开春暖》《锦桐》《盛华》等多部作品,已有两部作品正在影视改编筹备中。在现实中两人也是私交甚好,彼此都很关注对方的创作。

在投身网文创作之前,闲听落花是一位资深的人力资源管理者,在她看来写文也一定不能脱离生活,尤其是书写人物关系复杂、经常涉及宅斗宫斗的古言就更加需要从工作中汲取灵感。闲听落花强调:“不管女主角的姿态如何软,手段如何柔和,怎样迂回,她最后依靠的肯定是自己。男女主角的爱情不是对方的施舍,而是平等的交换,就像《致橡树》里写的那样相依相守。”

而吱吱则笑称自己的古言故事其实都能套入现代的职场架构,比如老爷一角差不多就是“董事长”:“虽然我们写的是古代的背景和人物,但内里的悲欢是和现代相通的。包括我们写的爱情观、为人处世的方式,实际上都是现代的体现。希望能给看我们书的读者一点感悟,那就是有些东西还是要努力抓住,不要放弃自己,感情也好家庭也好都需要你自己去经营。另外也是希望大家相信好人是有好报的,主角会有一些遭遇,但最终我们的故事落点肯定还是在真善美。”

除了极具人格魅力的角色塑造,吱吱与闲听落花能在古言这个可说是被写烂的题材类型上开拓出新天地,还在于她们的作品细节考究、有文化底蕴,能让读者感受到“古风”。问及如何做到背景细节的精准把握,吱吱透露她的父亲曾是《解放军日报》的特约记者,“放几十年前就是十足的文艺男青年。”因此吱吱从小就在家里阅读各种中外名著,并自然而然地开始自己创作小说。

“我从小受到的教育,就是故事可以是虚构的,但细节一定要是真实的、经得起推敲的,这样才能引人入胜。”吱吱“诉苦”道,有时可能文中读者读了觉得就是很普通的一句话,但背后的细节其实作者花了很长时间在查资料上,有的时候甚至完全查不到,就会去请教男频的一些写历史的大神。

“比如男主角考上了状元,但状元不是每年都能考,还要从秀才、举人一路考上去,每年都还要评审资格作末尾淘汰制,这些资料都要查。”吱吱表示刚开始写文时,日更3000字其实颇为勉强,因为可能要花半天时间在查找资料上。不过她始终觉得这也是写文的乐趣所在,并笑称自己快成了半个明史专家。

这份严谨的态度也延续到了吱吱正在连载的新文《花娇》中,“我设定的主角的故事在临安,从临安到杭州要花多长时间?水路和陆路分别要多久?换算成古代的时间又是多长?因为这些相当于在衡量中国古代的交通实力,统统都要搞清楚,可能我查6个小时才找到一句话可以佐证。”

对此偏爱宋朝背景的闲听落花也颇有同感:“即使是架空题材的文,背后也是有史实倚仗的,官制习俗、人物称呼,包括物价等等都要认真研究设定。”长期的古言创作让闲听落花说起历史知识也滔滔不绝:“宋代可以说是最市民化的朝代。在唐代还是实行宵禁的,但是宋代之后夜生活也很丰富,灯火通明,熙熙攘攘很热闹。而且宋代甚至还有卖猫粮的、送外卖的,有很多让人意想不到的知识点,都可以在史料中找到出处。”

除了爱情,闲听落花也希望向读者输出靠谱的历史知识:“写古言要能够在读者心目中立得起来,可能我真的要去考一个历史专业!”借此机会她也向广大“催更党”读者呼吁:“你们越着急,作者可能就写不好了哦!”

当主持人香菜问及为何近年改变了一贯的写法,由勾心斗角的宅斗转为相亲相爱的相处,吱吱笑称是好多读者吐槽太复杂的人物关系和情节很难记:“连我们过年走亲戚都可能搞不清楚亲戚关系,是吧?”于是决定尝试用比较简单的人物和故事来写深刻的爱情,有技巧性地避开了一些繁复的历史考据。闲听落花也直言写文至今心态越来越淡泊:“我的新书里没有宅斗,没有宫斗,就是人和人之间简单的相处相爱,可谓是大道至简,用一种新的态度回归言情的本相。 ”

在吱吱看来,自己早期的创作习惯把所有美好的、她不能得到的事情寄托在笔下角色上,属于偏直觉性地造梦。而渐渐地她通过写书更加认清自己、学会取舍,做到了从小说吸收到奋进的力量、回归自然生活。“可以说网文改变了我整个人,我变得更平和更宽容也更能够体谅别人了。我也从中得到了年轻时候希望得到的荣誉、实现了梦想,当你知道自己在想什么、想要什么,你的创作就不会感到累。”

闲听落花也坦言即便已经写了那么多,开新文时依然会感到有压力,读者的关注也令自己有种必须不断突破自己的紧迫感:“和大家同场竞技,每年都会有黑马作者出现。数据很残酷也很公平,市场会如实反映你的成绩。”但更多时候写文对她们来说接近一种减压:“生活中会看到一些社会事件,按照道德来说已经很败坏了,但是按照法律坏人就不受惩罚,对于这样的愤怒,我想我会在文里发泄出来。”

除了网文作者,闲听落花还身兼上海网络作家协会理事一职。问及在古言写作上对新人有怎样的建议?闲听落花出乎意料地表示,希望新人作者先不要急着阅读参考前辈的作品、查找一大堆资料。

“最重要的是你能先想一个好看有趣的故事出来。至于背景、细节,都可以慢慢学习再补充,让你的故事越来越站得住脚。打个比方,我们穿衣服时如果什么都没有,就先拿块布挖个洞套上,至于衣服上有没有绣花、有没有别的装饰,都不是最重要的,首先你得有一件可以穿的‘衣服’。” 闲听落花说,“正所谓‘种一棵树最好的时间是十年前,其次是现在’。”

上一篇:“网著青春梦想 接力时代使命” ——新兴领域青年大学习暨全国第三期青年网络作家“青社学堂”专题培训在井冈山举行
下一篇:讲述中国故事,歌唱伟大祖国 ——“歌唱祖国——全国网络文学优秀作品联展”综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