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女生小说 > 古言小说 >蝴蝶劫 > 第三章
第三章
作者:黄泉   |  字数:3241  |  更新时间:2012-05-05 21:06:17  |  分类:

古言小说

萧枫一直听着这边的情况,当他听到抽泣的声音时,不知道是开心她不再压在心底还是惋惜她的遭遇,这个女子,看着柔柔弱弱的,又偏偏可以镇定的把事情处理的没有一丝漏洞。

萧枫放下手里的茶杯,看着窗外想着:一会一定要问问为什么火葬她父母,这可是不被大家接受的,人都死了,不入土为安,却烧掉,这可是哪个老人都愤恨的事情,如果,真是和我想的一样,这丫头可不能小瞧啊!

萧枫在心里冷笑了一下,自己是不是没有事情做啊,怎么对一个女人好奇起来了!

萧枫动动耳朵,隔壁明显在压抑着哭声,是不想自己听到?按照以往认识的女人,这时候一定是想让自己去看她,但是这个相识不到一天的女人,却让他慌了手脚,她,到底想不想要自己去安慰?是欲擒故纵还是真的不想自己知道?犹豫了很久的萧枫还是敲响了她的房门,管她怎样,先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房门敲响的那一刻,明显感觉到了里面的慌乱,乒乒乓乓的声音响个不停,萧枫自嘲的笑了,看来是真不想自己出现啊!

没办法,再次敲了敲她的屋门,里面终于传来了干涩的声音,“马上就好。”萧枫叹了口气,推开了她的房门,可是房门推开的那一刻,却让萧枫的心震动了一下。

在床头的角落里,一个女子,双眼通红,未干得泪痕还在脸颊上面,一只玉手掩着嘴,肩膀还在微微的颤抖,眼睛里面装满了悲伤和慌乱,还有那努力想要故作坚强的样子,一头黑发湿漉漉的,披散在肩上,她慌乱的站起来,背过身子,似乎不想被他看到自己这个样子,可是站起身后,那一身的鹅黄柳绿只能更加衬托出她的娇弱,那还在颤抖的肩膀击垮了萧枫心里的所有理智,关上门,走进去,站停在她的身旁,张了好几次嘴,最后只是干干的说出一句话:“肩膀借你。”

蝴蝶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泪水流的更加泛滥,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只是拼命的摇着头,带动了一头的秀发来回晃动。

萧枫看着眼前这个女子,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抓住她的肩膀,强行的转过她的身体,逼着她与自己对视:“以后,我会保护你,我就是你的亲人,你不孤单!”这一句坚定的话音未落,他坚实的臂膀把她圈进了怀里。

蝴蝶终于趴在了他的怀里哭出了声音,这一天,她仿佛过了一年那么久,好累,好孤单,逼迫着自己要坚强,当这些外套全部撤掉之后,她早已遍体鳞伤!

不知过了多久,蝴蝶停止了哭泣,把头从他的怀里抬了出来,满眼期盼的望着他,就如同当日在树林中相遇时的眼神,“我可以叫你哥哥么?”

萧枫微笑着:“当然可以。”蝴蝶看着他小心翼翼的说:“哥哥,可是我把你的衣服弄脏了,怎么办?”萧枫摇摇头:“没关系,换一件就好了。”

蝴蝶如负重释的舒出了一口气,“那你去换,我洗洗脸。”萧枫看着空空的怀抱,有那么一瞬间的失落,最终只蹦出了一个字:“好。”

当萧枫回到自己屋里时,神情还在恍惚,依稀能闻到那一股香气还在身边环绕,直到火火咬疼了他的手指,才回过神。

“你干什么,疼知不知道啊!你个没良心的,不是我发现你,你还回不去家呢!还在外面流浪着,怎么这么忘恩负义,还没见到你主人呢,别忘了,你现在还在我的手里,知道不?”萧枫无视火火那鄙视的眼神,教训着它。火火一下子蹦到了桌子上,理都不理他,奔着蝴蝶的房间就去了,萧枫低头看着自己湿了一片的衣服,第一次不觉得脏,他撇撇嘴角,才认识蝴蝶一天,自己似乎总在自嘲的笑,情绪也极其不稳定,就像刚刚,怎么就说了那么一句话,自己都不明白。

蝴蝶刚刚洗完脸,看到了脏兮兮的火火“噗哧”一声笑了,“火火,来,姐姐给你清理清理。”火火屁颠屁颠的蹦了过去,蝴蝶把它一身的小辫子拆掉了,检查了它的伤口:“恢复的很快嘛,快要好了,你要乖啦,我给你洗澡,但是你不许乱动,不然伤口好不了了,知道么?你乖乖的,一会带你出去吃饭噢。”

火火果然点了点头,乖乖的,任由蝴蝶给他清理,萧枫倚在门口,依旧是一身青衫,嘴角含着笑,看着眼前这一幕,很温馨,真好!没有争斗,没有心机。

蝴蝶认真的帮火火清理着,还要小心伤口不能碰到水,那纯净的样子就如同阳光一般住进了萧枫的眼底心里,不想再放开。

火火从浴盆里出来的时候,浑身的毛都趴趴着,样子搞笑极了,蝴蝶看着它的样子,忍不住笑了出来,萧枫自然不会放过嘲笑它的机会,笑的嘴都合不上了。

火火鄙视加气愤的看着俩个人,郁闷的趴在蝴蝶的怀里蔫着,蝴蝶拿了条毛巾帮它擦着,“好了好了,不笑你了。”

蝴蝶随便的整理了一下头发,回头看着萧枫:“走吧。”萧枫点点头,看着蝴蝶抱起半干的火火,一起走出了门,“对了,它叫什么?”蝴蝶指着火火问,萧枫扬扬嘴角:“火火不是挺好听的么?”蝴蝶掩着嘴笑了:“别欺负它了,到底叫什么哎?”萧枫撇撇嘴角:“魅影。”蝴蝶的嘴角轻轻上扬,看着怀里抬起脑袋,一脸骄傲的小家伙:“魅影是么?这名字太不可爱了。”

蝴蝶用手摸摸它的脑袋,温柔的看着萧枫:“去哪里吃?这么晚了,天都黑了。什么时辰了?”“酉时了,这里有飘香楼,晚上也有吃的,我定好房间了,我们去那里吃,味道还不错的。”

蝴蝶望着装潢豪华的饭馆,雕空镂金的招牌富丽堂皇,大大的'飘香楼'三个大字金光闪闪,这个招牌想来也值不少钱吧!

蝴蝶咂咂舌,撇着嘴小声嘀咕着:“有钱没地方花,闲的吧。”萧枫得意的表情僵在脸上,好吧,这是个不一样的女子,他再一次的告诉自己,以往,带哪个女孩子来这里吃饭不是被崇拜的眼神包围着,哎…萧枫自哀自怨的在心里埋怨着。

火火,哦不,是魅影!魅影看着萧枫吃憋的样子,得意的摇摇尾巴,并且发出呜呜的声音,高兴地耳朵都在晃动。

萧枫瞥了它一眼,假装没看到它那得意的表情,一合折扇,对上蝴蝶若有所思的眼睛,干咳了一声,“我们进去吧。”

蝴蝶点点头,跟着萧枫走了进去,“来了您,公子,楼上请。”小二的声音并不太高,完全没有吵到别的客人。

蝴蝶的眼睛四处扫着,里面的装修依旧是豪华至极的,檀香木的桌椅,青松的屏风,以及墙上挂着的陶焉之的丹青,据说这丹青里面藏着陶焉之失踪的原因,只是无人能参透。

传说当初陶焉之画下这幅绝笔之后,就不知所终,有的说他看破红尘,出家去了,有的说他找到了当年始皇埋藏的宝藏,寻宝去了,也有人说他被仇家杀死了,总之,他的失踪是个谜,而谜底,大家都认为藏在这画里面。

“看来'飘香楼'的老板是个人物,不简单啊。”蝴蝶边说边抬头若有似无的看了萧枫一眼,萧枫看到蝴蝶的眼神,心里'扑通'一下子,总有种被看穿了的感觉。

“哈哈,管他干什么,我们上去吃饭,走走走,都饿死我啦。”萧枫打着哈哈就往楼上走,蝴蝶扬了扬嘴角,跟着上去了。

一个小二在前面带路,什么都不多说,直接把他们领到了一个叫做潇潇的房间里,房间里面并没有多大,一把古筝,一个弹筝的美女,一帘垂幔,一张古木的桌子,边角都雕着精美的花纹,上面放着檀香木做的香炉,里面的熏香一闻就是上等货,袅袅的青烟从香炉上飘出来,伴着翠玉般的琴声,真享受啊!

就连藤椅都是白玉镶面,古松作底,更不用说墙上挂着的唐龙的松下美人芙蓉图,旁边顺着一副柳柳亲提的对联:遥腰翠柳醉芙蓉玉藕青盏迷酒花,对联下面盖着柳柳的印章。

蝴蝶坐在白玉的椅上,把背靠在了鹅绒的背椅上,悠哉悠哉的说,“你这屋子里,随便哪一样,都够一家子贫苦百姓吃上一辈子了吧。”

萧枫扯扯嘴角:“可不是'我这屋子',我哪有这么多钱买这个呀。”蝴蝶闭着眼睛:“你这么不诚实,我们可没法谈啊,你叫我来,不就是想知道一些你好奇的东西么?”

魅影舒服的靠在蝴蝶的怀里,得意的摇着尾巴,看着在那纠结的萧枫。

萧枫坐在蝴蝶的对面,想直视她的眼睛,看清她的想法,可是,该死的,她竟然闭着眼睛!

萧枫无奈的叹了口气,没有把握的交谈,或者说交易。本想再等一段时间,知道了她的底牌再说,现在看来,没戏了。

“好吧,你说。”萧枫索性斜靠在藤椅上,用手支撑着下巴,一副好学生的样子,眼睛眨吧眨吧的看着蝴蝶,当然,如果忽略他眼底的那一抹沉静,或许都会认为他是个不干世事单纯的孩子。

蝴蝶用眼睛撇了撇还在弹琴的美女,又看着萧枫,什么都不说,萧枫点点头,挥手叫她走掉,那美女拿起古筝,朝着萧枫鞠了一躬,抱着琴离开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