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五章

蝴蝶劫

作者:黄泉
更新时间: 2012-05-07 07:44:32 字数:3069 分类:

古言小说

蝴蝶的娘亲闭上眼睛一口喝了下去,把一个空瓶递给了那女人旁边的丫鬟,小丫鬟给妖娆的女人确认过了瓶子空了之后,俩人才离开,伴着的是那个女人高傲的笑声,老婆婆一手抱着蝴蝶,一手扶起蝴蝶的娘亲:“小姐,她给你喝的是什么?”跪着的女人从婆婆手里接过蝴蝶,轻轻地拍着:“是一种剧毒,能让人的容貌在一个月内变得衰老40年。”

“小姐,你,你受苦了……”婆婆的眼里滑下两滴泪,“老爷回来看到你老后的样子,一定不会在过来这个别院了,那时,小姐的日子就更不好过了。”女人微笑着:“我知道,这样也好,我本来就是被用来抵债的,怪只怪我是个女子啊,不知道,师兄怎么样了,如今,我这样子,是见不得他了……”女人陷入了沉思,脸上带着心酸和幸福的微笑。

不知过了多久,女人对着婆婆微笑着:“不管怎样,她是我的女儿,明天,明天就找个可靠的人,把她带出府,她若在府中,怕是夫人不会轻饶她。”

老婆婆点点头:“我知道,小姐,不如你也一起走了吧?”

“我?我往哪里去呢?这天下,早没了我容身之所。”女人无所谓的说着,依旧低头逗弄着蝴蝶。

“去落黎公子那里呀!他不会怪你的!”婆婆的话冲口而出,脸上略带着焦急,女人依旧是淡淡的:“当日我坐上花轿,就知我俩的缘分已尽,如今,怎么可以还有这个念想,莫要再提了。”

老婆婆叹了口气:“小姐还是那么固执,希望小小姐长大以后别再那么固执了。”

“小家伙,要记得娘亲的名字,娘亲叫做郑秋月,知道么?明天你就要走了,记得,走出去,就别回来了,找个田野之人,结婚,生子,也是快乐的。”

老婆婆抱过蝴蝶:“小小姐长大以后会明白小姐的艰辛的。只是可怜了小小姐,刚刚出生就要面临死亡的威胁。”

郑秋月苦笑了一下,“婆婆,你是看着我长大的,当初,没人愿跟着我来这个华丽的监狱,是你过来陪我,如今,我女儿就交给你了,找个妥当的人带了出去吧。”秋月的语气充满了无奈。

“小姐,放心吧,可放些什么物什给小小姐的包袱里,一是证明小小姐的身份,二是让收养的人家好好照看?”老婆婆帮秋月出着主意,生怕以后见不到蝴蝶了。

秋月略一沉思,“也好,就把这枚玉佩放进去吧,这东西,府里没人认识,是我的私己,就算以后被发现了也没关系。”

她从床头的小匣子里拿出了一个绣着十字花的帕子,放到了婆婆得手里:“你把她放到药水里在泡一刻钟零10个呼吸的时间,可别弄错了,之后给她洗个澡,在送走,我就不去了,看着揪心,哦,对了,别忘了在她的脚踝处刺个蝴蝶,用红蛇草捣汁加上蓝苗丁敷好,告诉带她走的人,三天后的午时拆开,好了好了,你走吧。”秋月转过身不去看她俩,眼角却滑落一滴晶莹的泪。

“老奴知道,我一定给小小姐安排好,你放心吧,老奴去了。”婆婆抱着她离开,果真把她丢进了一个盆里泡着,只不过这次是黑漆漆的药水…

不知过了多久,当蝴蝶睁开眼睛时,救躺在了一个马车里,抱着的她的就是在瑁安山下被烧死,养育她14年的那个女人。

也正是因为脚踝上的那一只蝴蝶,她才有了'蝴蝶'这个名字。

以往的一切在蝴蝶的脑海里回荡,她对那个府邸唯一的印象就是郑秋月,老婆婆和那个妖娆的女人,还有她被送走之后,在马车里隐隐约约的呼喊声,似乎在喊救火之类的,蝴蝶猜测,她娘亲一定是用一把火来掩饰她的失踪。

魅影能感觉到蝴蝶身上越来越浓的无奈和悲伤,安静的趴在她的怀里,用舌头舔着她的手指,算是安慰。

而在隔壁的一间房里,萧枫和另一个书生打扮的人坐在一起,桌上只有一壶茶,没有点心,俩个人对视着,喝茶。

那个书生开口道:“听说,你领了一个女孩进了潇潇?”萧枫苦笑一下子,把腿翘了起来,一副流氓的样子:“你还不知道?那人查我查的紧着呢,我可不稀罕那位置,他想要那位置,又怕我去抢,我家里已经放了8房妾室了,他还不放心,这不,我再带一个回去。”

书生依旧稳稳得坐着,说出的话和他的人一样稳:“你带她进了潇潇,你忘了,我们可约定过,能进潇潇的只有你我,和未来让我们动心的女人。”

“她很聪明,也不贪心,我们谈了个条件,还不错,至少大家都不吃亏,当然我还是占了很大的便宜的,不过她好像不在乎,所以啊,她帮我糊弄那人,我保护她不受伤害,很公平的。”萧枫依旧那么坐着,不过他看着书生的眼睛很认真。

“你带她进了潇潇。”书生还是这一句话。萧枫终于僵不住了,“好吧好吧,我也不知道怎么搞的,就把她带进去了。”

书生得意的扬起嘴角:“你动心了。”无比肯定的语气,带一点点开心以及一点点关怀,当然,还有一些幸灾乐祸的感觉。着听到萧枫的耳朵里就变成了看热闹的感觉。

“别乱说,我自己都不知道,你怎么知道。”慌忙的解释让书生嘴角的笑容加大了一些,很欢快的说:“你带她进了潇潇。”一副我就看你热闹了你能把我怎么样的表情让萧枫很气愤。

“怀秋我告诉你,没有没有没有!”萧枫都快抓狂了,不对,是已经抓狂了…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叫做怀秋的书生依旧稳稳的吐出了这几个字。

萧枫撇撇嘴:“等我弄明白了在告诉你,今天叫你来,是为了一件事,魅影找到了。”萧枫严肃的说。

怀秋依旧是那副样子,没什么变化:“在哪找到的?现在在哪呢?”

萧枫看着他:“瑁安山,而且受伤了。”怀秋的眉毛挑了挑:“它受伤了?严重么?瑁安山,怎么在那边?”怀秋望着杯里的茶,不知在想着什么。

萧枫站起身来,走到窗边,打开窗户,清凉的风吹了进来,“它被一个女孩子救了,并且还和那女孩子玩的很开心。”

怀秋唰地抬起头:“什么?不会是潇潇里的那位吧?”就连声音也提高了不少。

萧枫看着他,笑的眉毛眼睛都快聚到一起了,看到怀秋吃惊的样子他似乎很开心:“是呀是呀。”

怀秋转身就要走,萧枫赶紧说:“还有件事情和你说,你不要着急嘛。”

怀秋回身瞪了他一眼,似乎再说怎么可能不着急,魅影可是从来不近女人身边的,就连这次师傅找它帮忙找个女人,都费了好大的劲,我能不着急么?

萧枫笑道:“我懂我懂,这不是还没说完么,再说,你就这么踹门进入,说什么啊,对女孩子,一定要温柔,你会吓坏人家的,明白不?”

怀秋坐到凳子上,咬牙切齿的说:“你是故意的,是吧!”萧枫听到他的指责,笑的更加开心了:“那是,难得有你着急吃惊的时候,我当然不能错过了。”

“好啦好啦,说正事。咳咳…”萧枫看似清了清嗓子,实际上是止住笑声,“我听说每个乡镇城里都有一些吃不起饭的孤寡老人和小孩,你看看能不能开个救济站,减少一批是一批。”

怀秋也陷入了沉思:“这是一笔很大的消费,这么多地方,我们也不能都开,救不了几个人啊!”

萧枫接着说:“就是考虑到这个,才和你商量,你看能不能这样,让每个地方的大商户们一人拿出一点银子,救济一下这些无家可归的人,怎么样?”

怀秋笑了:“谁愿意把自己的银子掏出去给别人花啊?那些商户,都诈着呢,除非,除非有一些好处…”

萧枫接着说:“这个就是你和钰清该考虑得了,我走了啊。”看着还在沉思的怀秋,萧枫更大声的说:“我走了啊!”“走吧走吧。”怀秋不耐烦的说着。

萧枫笑的很奸诈:“那你慢慢想,我走了。”怀秋挥挥手不吱声,萧枫自言自语的说:“也不知道魅影在隔壁玩的怎么样了。”“你烦不烦,去看不就知道了,魅影…魅影!!!”怀秋似乎才反应过来,最后两个字的声线一下子提高了不少。

萧枫得意得笑,“你忙,你忙,我先走了,不打扰你。”说着真的加快了脚步。怀秋只好一脸黑线的跟在他的身后。

“当当当”清脆的敲门声在蝴蝶的耳边回荡,“进。”她只回了一个字,一回头,就看到萧枫进来了,蝴蝶继续吃着点心,只见一道影子奔向了萧枫的身后,她仔细一看,才发现萧枫的后面还跟着一个脸拉的很长的男人,魅影刚刚就是冲他去的。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猜你喜欢

书页

蝴蝶劫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