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女生小说 > 古言小说 >绝世老鸨进化论 > 第十四章 、敌人惊现
第十四章 、敌人惊现
作者:路痴小姐   |  字数:3217  |  更新时间:2012-08-12 16:45:55  |  分类:

古言小说

初为人妻我还是有些娇羞,萧落徵盯着我一直笑:“你笑什么?”

“没想到你还有这么害羞的时候!”萧落徵捏着我的鼻子,轻轻拧了几下,又来了!他就这么喜欢我的鼻子吗?

“我才没有,我们赶快回家吧。这件事‘先斩’完了,现在得‘后奏’了。”我还是没有梳妇人的发髻,因为暂时还不想让人知道我们已经成亲,毕竟这个婚礼没有公开,我还得保护一下自己的名节,虽然现在我确实没有什么贞洁可言了。

回到家的时候,仆人通知我们说:“小姐、姑爷,老爷还在书房等你们呢。”

“老爷昨晚睡了没有?”靖海昨天晚上喝完喜酒就跑了,爹肯定睡不着了!

“小姐,老爷昨晚跟大少爷谈完话之后就一直呆在书房里,没有出来。”爹爹身边的小厮恭敬地回答,头也不敢抬,好像很害怕萧落徵一样。

我虽觉得奇怪但是也没有逼问什么,现在见到爹才是正事:“落徵,我们走吧。跟爹爹说说事情。”

说完就拉着萧落徵的手,生怕他任性不肯去。没想到走了几步,萧落徵倒是走到我前面去了,哼!不就是比我高了一点,腿比我长了一点吗?

萧落徵好像发现给我跟不上他,然后放慢了步子。我握着他的那只手,他突然松开,我以为他是害羞不愿意与我牵手,谁知道,他竟然与我十指相扣!他、他……这是发什么神经呀!我害羞地低下头,长廊外都是做活的仆人,看着我们俩并肩走着,还在那里偷笑呢!我害羞……

“婼儿,你低着头做什么?不喜欢我这样牵着你么?”萧落徵很温柔地牵着我走在去往爹爹书房的长廊上走着,真的很像一对新婚的夫妻。

我一听这话,没来得及思考就说:“不!我喜欢,我喜欢!”我还用力捏了他的手,一抬头看到他在看我,顿时我感觉脸蛋儿好像火烧一样。我赶紧低下头,不敢再看他,也就没有看到他嘴角勾起的愉悦的笑容。

爹爹的书房还是跟以前一样简洁明了。爹爹正坐在他会客的桌子边上等着我们,他用手支着头,一副很苦恼的样子。

“爹爹!”我不知道爹爹为何这般苦恼,但是总归应该是跟我有关吧。

“啊!婼儿,你终于回来了。”爹爹好像一下子复活,因为熬夜有些充血的眼睛瞬间冒出精光!“婼儿,你们俩……”

“爹,我跟小猫已经成亲了。事出紧急,我……”这些事不给由我来说嘛!

“这个爹爹都知道,但是,就在靖海回来告诉我的时候,太子也知道了……”爹爹的脸顿时充满了担忧:“婼儿,若太子要治我们的罪怎么办啊?”

爹爹脸色苍白,眼底下有阴影,整个人憔悴多了,仿佛这一夜就是十年一样!

“爹,你放心,太子没有理由的。我们成亲是我们的自由,他是没有理由治我们的罪的。”我拉着爹爹的手,让他放心。“这些事儿你就别管了,一夜没睡,恐怕早膳也没有吃吧,先吃点东西,再去睡一觉吧。好好休息一下。我不会让太子有机会的。”

“你这么说,爹爹还是很担心啊!”爹爹的眉头还是皱着。

“岳父大人不用担心,他若敢对许家怎么样,我自有办法治他。”萧落徵的语气平淡无奇,但是谁听起来都觉得他好像根本不把皇室放在眼里。

“落徵,你为何有这般自信啊!”爹爹眼睛里满是难以置信,但是,我和爹爹对他都毫不了解。

“岳父大人,想必已经知道我乃是天魔宫的人,孤叶国和萧国的皇室都得对天魔宫恭敬三分。我天魔宫手中掌握着让两国倾覆的东西,他们拿我们没有办法的。而且,婼儿说的对,我跟她已有夫妻之实也有夫妻之名,我想,不仅是太子,就算是皇帝陛下对我们还是没有办法。

“那,那样东西是……”爹爹想更加确信一下,那样能够制住两国皇室的东西是什么?

“这个现在我还不方便透露……”萧小猫笑着,就是要将卖关子进行到底啊!

我刚想骂他几句,这个时候有人在外头大喊:“圣旨到!许半山接旨!”

爹爹使了个眼色,让我们赶紧跟他一起去接旨。

“许半山接旨!”传达圣旨的太监就站在平日里许家接待客人的大厅里。爹爹和我们一行人都跪了下来。那公公便清了清嗓子,用自己清亮的声音宣读圣旨:“朕闻许家大小姐才智过人,相貌秀丽,人品端庄,颇有气度!特此许与太子为太子正妃,择日嫁入太子府。钦此!”这公公将圣旨一卷,递了出来,说道:“许老爷,接旨吧!”

果然最糟糕的来了。“公公,这圣旨万万接不得。小女昨日与小婿刚刚完婚,小女出身低微,况且又已为人妻,这可怎么办啊!”

“什么?已经嫁人了?还是昨天晚上?”这太监的声音真的很尖,除了念圣旨那会儿好听些。其他的时候就跟乌鸦叫一样。

“正是,正是,这真的是小女无福。”爹爹装作后悔不已的样子。

“昨日怎么没有见过你们办喜事?”太子果然监视着家里。

“是这样的。小女在外公家生活的时候,都在青楼里打混。她跟女婿情投意合便跟女婿在青楼里,按照青楼的规矩成了亲。至于喜宴,我们准备在适当的时候补办一下。”爹真是老奸巨猾,这种理由都编的出来。果然,姜是老的辣啊!

“那么,这位可是许小姐?”太监走到我跟前停住,问道。

“民妇正是。”我虽然没有盘发髻,但是真的已经不是黄花闺女了。

这个时候,太监向身后点点头,然后,从他的跟从里走出了一位御医。

“小姐委屈您做个检查。”太监犀利地看着我仿佛在检查我是否都说谎了。

我点点头,说道:“好的。”然后跟御医一起转到屏风后面去了。

御医没有说话,只是轻轻撸起我的袖子,检查了守宫砂,并且帮我把了脉。然后一脸失望地走了出去。我放下袖子,也就出去了。

就见御医在太监耳边说了几句话,然后太监便宣布说:“许老爷,既然您的小姐已经成亲了。那么咱家就走了。今日赐婚之事就此作罢吧。”走得时候也是摇头叹气的样子。

说完头也不回就走了。显然是有备而来的嘛!不过,果然他们是没有理由阻人婚姻的嘛!

“爹,没事了。您放心,就算太子会复仇,他也只会针对我一个人,毕竟这只是我跟他之间的恩怨。”太子即使恨我,应该也不会牵累关系到整个经济命脉的许家。

“婼儿,太子的事情不可不小心。”爹爹也明白我的意思,但是萧落徵就不明白了。

“你们放心,没有人感动许家的。等我回到天魔宫就会取那件东西来给他们一个下马威,然后咱们就可以高枕无忧了。”萧落徵已经很自觉地将自己当做许家人了。

“落徵啊!你到底是什么人?虽然你不怕皇室的权威,老夫也能猜到个几分,至少应该是天魔宫的上层,而且,地位应该不低。你……”爹爹知道的还真不少,只是,爹爹对天魔宫的印象并不好。

“武林上对天魔宫的争议很大,最近似乎在兴起一个什么联盟的要讨伐天魔宫……天魔宫到底做什么?”爹爹调查地还真清楚。

“天魔宫其实什么都做,就是不做善事。想要我们做事就得交钱。不知道怎么了,这样就惹得很多人嫉妒,他们根本不用理。我天魔宫随随便便拉出一个人来,就能把他们全部剿灭,让他们有本事就放马过来吧!”

这话我听着不像是说给我爹听得,倒像是说给旁人听的。我拉拉萧落徵的衣袖,但是他却纹丝不动,直直的对上我爹的眼睛,爹也是,跟他眼对眼对峙着着,谁都不让谁。

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萧落徵,你干嘛这样看着我爹,爹——你们俩这是怎么了?”气氛越来越爱沉重,我的神经随着时间的拉长而紧绷起来。

“哗!”萧落徵从腰间抽出一把软剑,剑光一闪,便直逼爹爹的脖子而去:“说!许半山在哪里?!”

爹爹冷笑了一声:“天魔宫果然名不虚传!许半山就在书房之中,并无伤害。请许小姐放心。萧落徵改日再会!”这人回击了萧落徵一剑,趁着萧落徵的剑锋逆转,便闪身跳上了高墙,但是,似乎没有躲过萧落徵的快剑,身上已然那也有了一道血痕,痛呼了一声,然后也顾不上伤势就逃走了。

“他怎么就这样逃走了?”我奇怪了,不就是被看了一剑吗?为什么不下来跟萧落徵打呢?刚才不是还拨开了萧落徵的剑?

“他若是留下来,再被我砍一剑就是丧命了!算他识相。走,快去看看你爹有没有事情。

“你怎么知道那个不是爹爹的?”我好奇极了,我这个女儿都没有发现,他怎么会发现的呢?

“刚才在书房的时候,我听到了窸窸窣窣的声音,像是谁被捆住了,然后嘴巴被塞了布。

“况且我看到那人的人皮面具有些破绽,我大概猜到了有人冒充你爹。”萧落徵说这些话的时候真的很认真,看起来可靠极了。但是真的没有想到敌人就这样出现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