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生小说 > 仙侠小说 >道衍 > 第二十三章 生死桥上断生死
第二十三章 生死桥上断生死
作者:念她   |  字数:4436  |  更新时间:2017-06-23 13:43:03  |  分类:

仙侠小说

两人之间的战斗打得越发凶狠,刀上已经沾了不少的鲜血。在一边的三皇子却是显得非常不耐烦,对于马彪还没有拿下对方而感到非常的气愤。可是他哪里知道,两人交战,如果心性被干扰,那可是大忌。

三皇子一声冷哼,让马彪有些失神。张混抓紧机会,内劲乘势而出,直接将对方压制下去,气势一刻间暴涨。手了的刀犹如泰山,猛然道:“你输了,纳命来吧!”

刀锋落下,马彪暗叫不好,一个侧身却是已经躲散不及,刀尖已经离自己不过半毫的距离。

“拼了!”马彪大吼,双目赤红。握着张混的刀尖刺进了双肩,一股回荡的劲力险些将马彪骨头震碎,但是还好用手握住了刀锋,改变了刀的方向,若是此刀下去,必中心房,那就是一命呜呼。

粒粒的血珠从马彪落下,张混一脸淡然都的看着马彪。此战的胜负已经明了,没有再打去的理由了,“滚吧。”

张混将刀锋从马彪的身体拔出,立即有一股红红的鲜血流淌开来,染红了他所有的衣襟。

马彪捂着伤口,一声冷哼退回到了三皇子的身边。升官发财自然不必多想了,还是回去好想想如何承受皇子的怒火。

“没用的奴才,还以为你有多强,看来也不过是图有一张嘴皮。本皇子手下都是精英之辈,你这等人是留不得了!”说完,眼中一抹狠色闪现,一旁的侍卫立即明白了。

“兄弟,这是皇子的意思,我们也没有办法啊。”一位与马彪称兄道弟十几年的侍卫拔出了自己的剑,上面透着的寒光直向马彪。

马彪已经没有多少抵抗之力了,没有想到自己不是死在了对方的刀下,而是死在了自己人的手中。一时之间,心中恍然明悟。

富贵,官道此刻都化作了浮云。自己跟随这三皇子杀戮多少,争夺功利十几年。如今在这生死面前,已经提不及一丝的奢望了。唯有活下去,才是最好的,如果有来世,怕是自己也许应当会选择下一条路吧。也罢,念此,马彪看着那吐着杀意的剑锋,闭上了眼睛。

“钉——”

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马彪睁开了眼睛,双目满是不信。张混持着刀横立在自己面前,替自己挡下了刚刚的那一剑。

“为什么?”马彪有些不明白。

张混提着刀,转头说道。

“你也是个汉子,怎能死得这般窝囊。要死,也要死在我张混的刀下。”张混的刀开出一阵气势,将持剑者逼退,扶着马彪退后至十米之处。

“好个贱民,本皇子的人你也要管吗?”三皇子大声质问着,他已经从自己的手中救了两次人,这是明摆着和自己为敌。

周易站到了张混的身后,轻轻道:“张大哥,看来今日你怕是不能再战了,体力已经跟不上了,还是换作我来吧。”与马彪的一战,虽然没有多大的伤害,但是也耗尽了张混不少的体力,周易猜测下一次这三皇子必定不会按照常理来了,最怕就是围攻了。

马彪一声爽朗大笑,豪气冲天,“来吧,大不了今日与这群狗杂种一并下了阎王殿,他日到了阎王面前我张混也能挺胸抬头。”这是何等的气概,周易心中赞叹。这是侠者,俗世的侠者!

马彪心中羞愧,自己一生名利中,与此人相比却是白活了一遭。当下咬紧牙关,高声道:“好,若是如此,便算上我一个,即使死,我也要拉上他垫背,省的他在祸害百姓。”马彪的话意有所指,对着拿着剑锋要置自己于死地的人道。

“哈哈,好!也不妄我这救你一遭。我俩就连手,让他们知晓世间何为真理,何为性情!”说完,甩出一瓶金创药给马彪,习武之人,身上怎能不备些。

马彪接过药,附在伤口,运转内劲,血已经停止,没有什么大碍,若是拼死一战,战斗力还是非常可观的。

“反了,当真是反了!”三皇子大喝,怒道:“去将这些人杀了干净。”三皇子的话音刚落,却是一阵钟鸣之声响起,响彻了整个山峰。所有的人都在这一刻变得极为寂静,包括准备动手的三皇子也停止了声音,脸上露出一丝欣喜的表情。

周易目光透向那钟声来源处,是那对面的谛仙居传过来的。钟声响起,代表十月到了,一年中生死桥毒雾最淡的时间到了。

“成仙还是成鬼,就在面前!”有个生死桥的引路人缓缓说道。

“皇子!”有名侍卫将一面纱巾呈上,这纱巾经过特殊药物浸泡,置于口鼻有一定的阻挡毒雾的效果。

“哈哈,好,我们这就去生死桥。本皇子等这一日已经十几年了,今日就是我三皇子——植严成仙之日,他日我必云霞满天,乘风归来。”说完,带领一干侍卫上了生死桥。

安静的人群立即沸腾起来,原本一场恶战此刻因为钟声全部停止了。周易双目泛出精光,忽然意识到了什么,欠身对张混说道。

“张大叔,小弟有事先走一步,我们生死桥上见。”说完,身形闯入界碑,上了生死桥,消失不见。

张混还未来得及反应,便听到后方有一阵大喝。

“周易小儿,出来本妖仙出来了,今日看你哪里躲藏?”胡煞一身黑袍飞到了空中,环视整个山峰。

“怎么回事?我明明感应到了他在这里,这么不见了?”胡煞从空中落下,不顾边上诧异的目光,大袖一挥,道:“蠕蚁,莫要挡住本妖仙寻人!”话音位落,边上范围的人群被扫出百丈之外。

“走!我们进去!”张混看好时间抚着马彪进了生死桥,此地已经不能久留了,对方身上有一种恐怖至斯的气息,是他们根本无法应对的。

胡煞在整个山峰搜寻了一遍,却是不剑周易踪影。忽然望见了生死桥上的界碑,里面有周易的气息残留。“生死桥?”胡煞冷笑,自己就是这俗世的仙,还有何生死能够奈何自己?

一脚踏入石碑处,望向一方的谛仙居,忽然感觉到了一股火气蹿起,失声道:“那是,火灵珠太好了,没有想到这天地火珠今日在此寻到了,当真是我的一份机缘。”说完,心中已经放下了周易,踏入生死桥消失不见了。

火珠不仅仅对周易有用,对这胡煞也是极为重要。他虽然是妖修,但是却主修妖火一道,所有他怎能错此良机,得了火珠,对他的修为上升可就有莫大的好处。

“踏——”入生死桥,周易屏住呼吸,感觉到了那些扑面而来的毒雾甚是厉害。脚下是一条不堪的木桥,周易扶着两边,有些摇摇欲坠。

周易心中有些疑问,如果只是毒雾,那么这生死桥也并没有什么好怕的,为何每年上了这生死桥的却是一去不返。心中盖有疑问,步步谨慎。桥不是很宽,但是周易感觉行了约有半个时辰,也没有望到桥的另一边。

“难道是我估量错了?”周易有些疑惑。天元踏法展开,速度有所提升,一去又是半个时辰,但是周易感觉自己依旧身处在迷雾当中,还是没有见到传说中的谛仙居。

周易越行走,越是感觉诡异,此路连绵不绝,行了这么久都没有尽头,所以很是疑虑。

“站在石碑望见的,难道不是真的,是传说中的虚迷幻境?”周易不禁猜测道,要知道如果真有仙人在此,造个虚迷幻境也不是什么难事。进入生死桥上的人越来越多,周易已经可以依稀听到一些人的声音。只是周易走了这么久还没有见到那名大宇三皇子的踪迹,他若是寻到了,便必定会出手了却这因果,否则他日不定会给今日为自己出头的人造成什么事端。

走了许久,还是没有看到,周易索性停下了。因为他隐约已经听到了张混的声音,想必是朝着自己的方向来了。

此处越王前,周易越能感觉有阵阵的阴风扫过,让人心神不宁。周易倒没有什么,体内暗黑鱼的寒气要比这阴风不知强上多少,所以也不太为意。不过此处凶险,周易绝定停下,等待张混等人过来,对他们也好有个照应。

驻足约有十几刻,便听到了一窜脚步声而来。周易露出笑脸,走前,道:“张大哥,等你们许久了,路上没有生什么事端吧?”

张混与马彪二人皆摇头,两人在路上已经结为兄弟,走在路上相互扶持。除了毒雾,目前还没有遇到什么意外。

“小兄弟,你走上这生死桥难道也是为了求仙吗?”张混问道。

周易笑了笑,点头算是解答。如果说是来此寻找火珠,怕对方也未必信得。

“哦,看来兄弟好志向,只是不知这路如此凶险,我劝你还是回去吧!”张混有些不忍,虽然赞叹这孩子的胆量,却是不愿意一条性命就此葬送。

周易一手负在后面,正色道:“人生有命,命不在天,在我,我若不想死,天地耐我何。我若寻死,这天地又能耐我何?”话里字字带有一丝傲气,这也是周易几历生死所感悟的。马彪兴叹,自己活了半世,却不如这孩童看得明白,了却。

“大哥,我看这孩子说得一点都没有错,想我马彪追逐了半生的功名,还不是落得如此下场,不如索性放开,做些自己想做的事情。还待也要让人知道,我马彪绝对不是一个势力小人。”几下之间,他已经改口称呼张混为大哥了。

张混点头,表示同意。都走上了这生死桥,如果回去,怕也是艰难了。

周易挽起青衫,指着不远处,道:“这路太过诡异,行了这么久,让我感觉无穷尽,而且……我有,感觉,似乎我们一直在一条迷宫上行走。这桥,不过是迷宫里的一条道。”周易有些邹眉。按照自己一开始的速度,如果要追上前面的三皇子并不是什么难事,可是自己走了这么久,却是连半点踪迹都没有看到,这让周易很是疑惑。

“迷宫?你说我们走进了一条迷宫,可是通往对面的谛仙居却是只有这一条道,而且桥上根本不可能会有其他的路。”张混讲出了自己的见解。

周易摇头,并不赞叹。这世上太奇妙了,有很多东西并不能用常理去解释。

心中一动,周易突然感觉到那股熟悉的悸动,大声道:“快,跟我来!”难道那间吸引自己的宝物要出来了,周易猜想。

看着周易往前奔跑过去,张混放心不下,和马彪一起追赶了上去。

他们三人越行越远,空中的毒雾逐渐散去,不时便到了一处石碑上面,上有字迹。

“生死有命,成仙在天!”

周易轻声默念,生死有命,指的应是这生死桥,如今到了这生死桥头,应该作的是有命。可是在天何解?成仙在天?

张混两人赶来,也在石碑处停下了。

“怎么,不过去吗?此处就是生死桥头,过去了不久解决了吗?”张混说道。

周易伸手拦住了他们,道:“不可,这成仙路哪有这么简单。可记得我们上这生死桥前的石碑吗?上面明确写着生死桥上是凶险无比,如果贸然前行,怕有不变之数。”

生死桥头,成仙路在即。往前一步应当就是谛仙居。张混还在思量,不过马彪却是有些不信。路已经走到了这里,就是有什么他们自信也可以应付。

“放心,就让我来试试,说不上根本就没有什么危险。”说完,便是纵身抢在了前头,直接冲出了石碑到了王谛仙居去。

“不可!”周易大喝,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轰——”

一声巨响,马彪竟然被活生生的从石碑出反弹回来,再次落到了生死桥上。

此刻,生死桥上剧烈运动,似乎触动了什么禁制。周易目光凛然,暗黑鱼起,感应四周变化。

“叭——”

又是巨响。被扶起的马彪还没有清醒过来,便感到有些站立不住,失声道。

“这是怎么了?刚刚有大力将我退回,此刻怎么桥上也起了变化。”心中大惊,知晓自己必定闯了大祸,触动了什么机关。

周易握住桥梁,忽然感觉身体在急促的摇晃,忽然间明白了。

“不好,这是桥要塌了!”周易也是大惊,下面是无涯深渊,倘若下去,必定是粉碎碎骨。

这生死桥上还有不下万人,此刻桥要是塌陷了,那么就是几万人都要葬身在这深渊之下。怪不得来此处的寻仙者一去不复返,怕是都触动了这禁制落到了无涯深渊,化作了白骨。

马彪心中懊悔不已,都是自己大意酿成了这等大祸。桥上有万人,如果桥塌陷了,那就是自己的罪过,连忙道:“小兄弟,可有补救之法。”心中已经将周易当作了救命稻草。

张混也是面色难看,知晓了情况危急。如果听从周易的话,那便不会如此了。

看着两人望向自己的目光,周易也是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

“自身难保。”

桥震得越发厉害,周易已经可以听到有站立不稳从桥上落下的人发出的惨叫,求仙路上有生死,有命来,却为必有命回啊。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