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持
作者:懒猫   |  字数:3031  |  更新时间:2017-07-17 16:35:39  |  分类:

轻小说

其实她是个冷情的人,前世的亲人尚且如此,云之城和那对夫妇对她更不具有任何意义,可是子云不同,只凭刚才那一句话,体贴的举动就能让她为他肝脑涂地。

她就是这样一个人,冷漠残酷,也至真至情,人格中具有极端的两面性。

“说了你就会放了我们吗?”武阡姗冷冽反问……

在坐的人都听出了她的嘲讽,包括轩辕祯,他没想到如今的她如此难缠,冷冷的说出了他的答案

“不会……”

听到他的答案,她的心中属于晋姝风的那一抹记忆升起,心头又是一阵遽跳,瞳孔猛烈收缩,光华的泪珠潸然滑落

“很好,很好……”

只有离的最近的轩辕祯看到了那颗泪,浅的不带一丝颜色,滑落便消失于满脸的坑洞里,冷冷的注视着眼前以美色才情炽冠六国的男人,犹如十月寒潭的眸子令他不由瑟缩了下,悄然收缩了瞳孔。

不知道她说的很好是什么意思,可是也知道不是什么好的,向后使了个眼色,一个浑身戾气的男人,倨傲的走了上来,这人是云腾大陆的第一高手,也是现世唯一肯出世,贪恋红尘的唯一一个筑基期高手。

他的到来带着冰冷的罡气,压的姐弟两人喘不过来气。

“告诉我,莲幻神器在哪里……”他的声音虚无缥缈,好像不是从嘴里发出,其实他的声音也不是从嘴里发出,而是从意识中慑入姐弟两人意识。

他们姐弟惊惧万分,下意识一阵抗拒,可是外界仿佛有一根细细的透明丝线牢牢的束缚着他们的意识。

子云不由自主的口吐真言“没有听说过……”声音微颤,仿佛不是他自己的声音似的生硬。

武阡姗的心底稍稍比子云多坚持了会,就是那么一会,眼看着就要脱口而出,砰的一下仿佛什么东西在体内爆炸,紧接着,冰冷的腹部仿佛有什么东西在运转,她没有办法理解这种感觉,仿佛有一团冰冷的东西在丹田部位高速运转。

接着,那团高速运转的气体又砰的一声如仿佛满天的烟花再次炸裂开来,本已经僵硬的身躯在这股烟花的作用下,仿佛每根血管都被狠狠的涨开,一股无形的金色光照从她体内射出,若是有高深修行者在现场的话就能看到,可是现场的都是筑基期之下或者毫无根基的普通人。

唯一的筑基期高手只觉一阵飓风刮入皮肤,然后听到一阵令人恐惧的“崩”的声音,好像锦缎破裂的声音,稍后疼痛如期而至,扭曲了面容。

可惜了百年一遇的天才,刚刚迈入筑基,初入修真门窥,只为这人间富贵,就这样陨落云台。

云台之上,除了晋家姐弟,没有人听到他的那句扣心弦人的问话,也没有人听到那声断金切玉的撕裂声,更加没有人看到男人黑袍下扭曲的面孔。

原来是晋家家传的幻莲神功被她无意间发动,并且在筑基期高手的高压逼迫下挤碎了丹田,绞断了筋脉,同时丹田内神功重铸,筋脉扩充,巨大的灵力充盈着四肢八脉,同时对于潜在威胁的绞杀,在武阡姗没有闹明白的同时得到了晋家人几十代人也无法窥探的密码。

整个云腾大陆乃至仙界冥界都为之疯狂的神功就这样莫名其妙的落入武阡姗之手,在这群虎视眈眈欲得神功众人之前,光明正大却又悄然若息,不得不说这是极为讽刺的一幕。

黑袍男人随着那一声锦缎碎裂的声音身子颤了颤,接着他的头颅好像不听使唤,直直向后挺去。

“呀……”惊呼一片。

反噬……

轩辕祯瞳孔收缩,眯了眯眼眸,朝着身后另外一个黑衣人使了个眼色……

那个黑衣人看到前辈倒地不起,惊觉有异,身子已经跃跃欲试,看到主子下了命令,似一阵烈风,倏的一下窜到倒地不起的人身边。

掀起他的头罩,脚步虚晃豁然后退一步,震惊于所看到的一切。

第一高手的身手他们都是有领教过的,神鬼莫测,可是如今……面容扭曲,七窍崩血而亡。

他掀开面罩的同时,云台上所有的人都看到了他的惨状,皆冷抽了口冷气。

他的死因极似被绝顶高手震碎筋脉而亡,可是在众人眼中,这姐弟两人谁都没有高深功夫,难道还有隐藏在暗中的高手?

云台参与镇压众人不乏各国的武修高手,可谓精锐尽出,最不济的随从也都是都是武者,面对如此实力,还有人能在他们面前伤人与无形,且没有一人看清他的出手的方向……

此人功夫高深莫测,只怕已经到了神阶……

“是哪位上仙出手,还请现身一叙……”

有人高呼一声。

高耸云台之上除了萧萧寒风和众人浓重呼吸再也没有其他的声音……

再说武阡姗,当受不住摄魂术的时候,只觉丹田一股冰冷的气体瞬间爆炸,砸晕了自己,晕之前她仿佛看到一阵金色雾状的东西在身体中穿行,惊觉不太可能,就沉沉陷入黑暗……悠悠醒来后,就看到晋子云关心的眸光,心中一暖,伸出手想去安慰,哪知浑身仿佛针扎一般,不仅轻溢出声。

暗骂一声,搞什么鬼,刚才还浑身僵硬,现在就浑身刺痛麻痒……

原来这是神功初次运转,灵力巨大,就是流经已经扩充后的经脉也是远远不够,是以还是造成身体上的伤害。

云台上肃穆的气息仿佛一颗重石压抑在每一个人心中,害怕躲在暗处的高手冷不防的暨出杀着,一个个凝神屏息,严阵以待。

冷莹的空气中听到她的那声呻吟,众人仿佛慕然明白他们今天的目的,纷纷又将目光转向这两姐弟。

甚少开口的李兮冷冷的走了过去来,宽袍大袖一甩,动作如行云流水,一把钳住她的手腕,还没有等到探到她的脉门,

狂笑声宛如利剑从四面八方刺入众人的耳际。

功夫低侍卫们的已经抱头痛呼“好疼呀……好疼……”

这是谁,只是轻笑就能伤人。

功夫高的如黑衣,轩辕祯,李兮等人也都忙运功抵挡,不敢分神。

一股飓风袭来,带起猎猎寒风,吹的众人衣袖反飞,

不好

“不好……灵极高手……”不知是谁喊了一句。

众人眼睛下意识的闭上抵御炽烈的金色罡气……

“谢谢了,人我带走了,哈哈哈……”声音如黄钟大吕,震的人头脑发胀,话音落笑声业已远去,

刚才捆绑般的禁制也消失殆尽,身子一松,众人这才睁开眼眸,如此威压让人心悸,众人的衣衫全部湿透,如今冷风吹过,彻骨的冷,后面功夫弱的侍卫们一个个冷的抖个不停。

相比那些高手的衣服已经瞬间干透,却也一个个无法驱走心中的惧意。

由于云腾大陆已经很久没有见过灵极以上的高手,见识自然有限,是已将一个地仙境界的高手当作灵极高手,但是就是这样,也没有人敢率先离开,生怕还有什么厉害的后招。

“不好,晋姝风被他带走了……”最先回过神的是幻境国的国主李兮,他是众人功夫最高的人,早已经达到炼气七层。

众人随着他的话看了过去,地上除了已经昏迷不醒的晋子云,刚才晋姝风呆过的地上只有几片飘絮的白色羽毛,也随风飘散,消失不见。

胆子比较小的三太子后退一步“不好,她被人救走了,快去找……万一她要是找我们报仇怎么办……”

“都怨你,为什么不让当场杀了她们,偏偏要找什么莲幻神器,现在好了吧……”

六国密谋的时候就没打算放过云之城的人,包括给他们做内线的副城主晋柏吾,如今他们被灵极高手救走,若再有神器在手,以后难保不会找他们报仇。

轩辕祯听到他的埋怨也没有立刻反击,苦思对策。

越离,尉迟凌冉,灞天舫,商秋水,魏兮,等各国主事的人也面色沉暗……

追,他们也想去,灵极高手,在云腾大陆上已经几千年从未见过几千年来也只有云之城的创始人和两千年前的天魔神君到达灵极。

此次,各个宗派也派了弟子,誓要分一勺羹,可是,最高的也只是炼气期,法术都无法应用,如何去追,拿什么去追。

这一眨眼的功夫,只怕来人早就万里之遥,再说就算是能追上,凭他们的身手,还不是去一个死一个……

一时间,高耸入云的云台上静默的可怕……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