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女生小说 > 青春小说 >一念花开,一生一世 > 第3章为你我受冷风吹3
第3章为你我受冷风吹3
作者:八月遥思   |  字数:4218  |  更新时间:2017-08-01 15:44:11  |  分类:

青春小说

严梅看着李慕思转回头来轻轻擦了擦眼角。她认识李慕思已经有八年了,这八年李慕思一直是一个人,在外干练跋扈,可是内心单纯洁净像个婴儿,她说她期望的爱情就是一直喜欢一个人喜欢到老。

李慕思气质温婉,绝对是窈窕淑女一名,要才有才要貌有貌,一直有很多人追求,找一个比王勇刚强的人完全不在话下。在这个酒馆里,对李慕思暗送秋波的男人已经如过河之鲫,但是李慕思就铁了心信了那个男人。李慕思说过:“我可以找到比王勇刚更好的人,但是我不会再对人这么好了。”

看着舞台上被忧伤笼罩着的李慕思,魏晓燕紧紧抿着唇,回眼看到被李慕思忘在桌上的手机还在通话中,便拿起来冲着里面说了句:“慕思心情不好,有什么事明天跟她说吧,先挂了。”

李慕思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家的,可是她记得严梅说的话,严梅说:“这离开的爱情就和离开兜儿的钱一样,再怎么不舍也是留不住的,别对特定的纸币有感情,因为即便这张纸币有幸再次流通回来,那也经过了太多人的手,还能跟以前一样吗?它就是个脏钱旧钱了,花了就算了!他不是他,你也不再是你。这请前女友参加婚礼的男人是什么心态,伤了人心还管人要钱呐?这是何等无耻的行径。”李慕思听着严梅一套一套口无遮拦的说辞,咯咯地傻笑,心碎了一地。

李慕思穿着一件印有米奇的粉色围裙围着锅台转,一边煎着鸡蛋一边熬着汤,耳朵和脖子间夹着电话,一派忙碌的景象。

严梅的声音震耳欲聋:“终于肯接电话了?我以为你挂了呢!好点了吗?现在出来吧,好几天没见你了。”

李慕思把煎得金黄的鸡蛋从煎锅里移至有蓝色碎花的白瓷盘里:“梅子,我今天还有事!你找燕子去吧。”

“干什么?你不是正在休大假吗?燕子出差了。”

“学校值班!”李慕思盯着噗噗冒气的砂锅冲着严梅喊,“不跟你说了先,我正煲汤呢。”言毕,挂了电话。

刚把汤端上桌,门铃响了起来。

李慕思皱了皱眉,她租住的房子比较偏,一般很少有人过来,不知道是谁一大早就来敲门。

开门后,她看到一个高高大大的帅哥立在门口,脸俊肤白,有些韩国偶像明星的味道。身高足足比李慕思高了一头,李慕思不由得联想到众多想搭上魏晓燕的小白脸,上上下下瞅了这个人一遍,没好气地说道:“先生,走错门了吧?”

余阳彻底被李慕思的气场吓到了,她打量他的样子就像一女流氓,上上下下地扫了他一遍,然后用很嫌弃的表情告诉他,她不欢迎。余阳脸色顿时阴沉了很多,李慕思是真的对他连半丢丢印象都没有了。

“李小姐。”余阳皮笑肉不笑地甩了甩手里的一只卡其色的行李包,“我是你爸的同事,来这边出差,他托我带点东西给你。”一双眼睛满是正色。

“哦?哦!嗯?”李慕思短促了发了几个音,然后脸上扯了个笑来接余阳手里的包,“不好意思,你是我爸同事啊?要过来怎么也不打声招呼呢?”也难怪,那天自己莫名离家,这些天又一直在关机,家里肯定是着急的,只是没想到会托这么帅的一个男人来给自己送“福利”。

余阳牵强地笑了一下,跟着李慕思走进去,心想:这女人还变得真快。

李慕思住的房子不大,但设备齐全,一进门就能看到紧邻阳台的白色餐桌,一个煎得金黄的蛋躺在白瓷盘里,还有浓香鲜美的汤汁味道弥漫。在余阳心里,这些给李慕思赢回了一些分。

李慕思把包放好,从冰箱里取了一罐可乐,余阳掀了掀嘴角:“我不喝可乐。”

“哦,对,男人喝可乐不好,杀那个杀那个……那牛奶?”李慕思一副了然的模样。

余阳翻了翻白眼,李慕思说是杀哪个?他只是不喝碳酸饮料而已。

“你不用忙活了。我来帮你父亲看看你没事也就走了,一会儿我还要去参加一个会议。”说完低头看了一眼被李慕思搁置在地上的行李包,转身出了门。

余阳出门两分钟后,李慕思的门铃再次响起来,刚坐在餐桌旁的李慕思无奈地站起身开门。

门前的严梅一脸花痴模样地看着李慕思嚷嚷:“慕思慕思,你猜我刚刚看见什么了?”

“外星人!”

“是帅哥,大帅哥!就在你家这层楼,我出电梯他进啊!好帅的,足足有这么高。你说你找这么一大帅哥多有面儿!每天这么一帅哥在家候着,你还用为王勇刚那样的货色伤心吗?”严梅比画着比李慕思高一头的样子。

李慕思在这栋楼里住了有三年了,住户里绝没有能让严梅惊为天人的人物,而且李慕思也了然,以严梅的审美标准,估计她是碰到刚刚给自己送东西的男人了。

据说女人之所以在恋情告终后觉得失落伤心,是因为怕接下来的男人还不如过去的男人,这样的失落感是因为青黄不接,如果接手的是一个超帅的钻石王老五,失落感就大打折扣了。可严梅搞错了,李慕思绝对不是这种人。

“你不是出去玩吗?”李慕思也不想听严梅的帅哥疗伤理论,把她让进门。

严梅直奔厨房拿碗筷来到餐桌旁坐定,一副垂涎欲滴的模样,对着李慕思嬉皮笑脸:“慕思,我来喝汤。”

严梅说她最无法抗拒的东西有二:一美男,二美食。

李慕思打电话给余阳时,他正坐在会议桌前准备开会,对面几个长相甜蜜俏丽的小姑娘冲着他不停地甜甜发笑,办公桌下的脚偶尔会被人“无意”骚扰到。余阳觉得口袋里的电话一振一振的,低头看了一眼号码,站起身来礼貌地向所有人示意一下,捧着手机出了门。几个小姑娘看余阳紧张地捧着手机走出会议室,顿时面面相觑。

余阳再次见到李慕思,她正站在路旁的柳树下。一袭枣红色的连衣裙,同色系的小裸靴显得连衣裙下的小腿纤细而修长,李慕思漫无目的地左顾右盼,手里甩来甩去的是余阳那只行李包。余阳以为她在等他,可直到他来她面前,她却没看见他。她站在路边,像一个失了魂魄的瓷娃娃。

“咳!”余阳不知道自己要被她一次次无视到什么时候。

“你来啦?”李慕思抬头惊讶地瞅着比自己高出一头的余阳。余阳背对着光,阳光勾勒出他脸部的轮廓,李慕思看不清他的表情。阳光刺眼,李慕思转过头,不再看他。

“嗯,有事?”

“把你的包还给你,我在包里看到你的名片。还有,谢谢你。”李慕思说着,把包递给余阳。

余阳接过:“不用谢,你要是没其他事情我就走了。”

“别!”李慕思使劲地扯了下自己的袖口,像是鼓起很大的勇气继续说道,“我想包你一天,你开个价吧?”

“什么?”余阳感受到了深深的羞辱,顿时怒火中烧。

“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要参加一个婚礼,我想让你陪我去。我不会白让你跑一趟的,你出个价。”

按照严梅的意思,李慕思跟余阳去参加王勇刚的婚礼一定很有面儿。李慕思最终还是没有控制住自己的好奇心,她想去看看王勇刚,看看那个能给王勇刚幸福的人。她想她该大度一点,看着自己心爱的人步入婚姻也算是一种幸福吧。可她是有自尊的人啊,能形单影只地去观摩别人的幸福吗?再说,她必须带个人给自己心理上一些支撑,她没敢对严梅和魏晓燕说,怕被骂,所以只能找余阳了。

“李小姐,你认识我吗?知道我叫什么吗?”余阳问道。这个女人自始至终都没有正视过他,没有叫过他的名字,难道她认为自己是心甘情愿被搬来搬去的道具?

“你名片上有,叫……”她只顾着看电话号码了,直接拨过去就喊先生,连名字都没看一眼。

“余阳。”李慕思顿住,余阳自报姓名。

李慕思盯着余阳越来越冷的眼神,突然叽叽喳喳开了:“让我想想,好熟悉的名字,那个相亲对象?”伸手拍了拍余阳的肩膀,“真的好巧哦,没想到又遇到。”

“然后呢?”余阳看着她熟女卖乖加装傻的样子问道。

“然后陪我去参加婚礼吧。”李慕思眨巴了一下大眼睛。

余阳看着李慕思,心中微微的一悸,突然涌出些不满:“你就这么……”顿了顿,他淡淡地说出一个字“笨”。

李慕思不知道余阳知道些什么,可余阳分明话里有话,她不想探究这些,只是继续请求:“拜托。”

余阳想告诉李慕思,他来这座城市之前给李慕思打过电话,只是李慕思根本就没听他说话。他想告诉她,他听到她唱很难听的歌,想告诉她,听到她的哭腔让他一夜未眠,但是他更想告诉李慕思,她不放弃过往感情的就活该受伤害,可他觉得还是装成什么也不知道更好,那样她才会轻松些。

余阳的浓眉微微挑了挑:“好!价格再议。”对李慕思这种不撞南墙不回头的人,置之死地而后生也是不错的办法。

那一天的清晨阳光十分明媚,没有夏日的炎热也没有秋尽的萧瑟,暖洋洋的一天开始了。

太阳光打在身上,让人觉得毛孔都张开了,李慕思掐着表在公寓楼下焦急地踱步,手里捧着一大束蓝色妖姬,颜色艳丽夺目。

一辆流线型的跑车来到李慕思的面前,车窗被放下来露出余阳俊朗的脸,他偏了偏头说道:“上车。”

李慕思定了定神,坐上了车,环视一眼车里大气的内饰:“余阳小朋友,哪里弄的?这么气派!”余阳要比李慕思小两岁,再加上她那让人敬仰的职业,李慕思大大方方地拿出一副大姐的派头。

“借的。”余阳蹦出两个字,斜睨李慕思抱在怀里的花束,“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

“蓝色妖姬是我最喜欢的花,你知道它的花语吗?”李慕思低头轻轻说道。

“不知道。我只知道这一束价格不菲,你送给我我还领点人情,记你个好,你送他,肉包子打狗!”

“跟你说你也不明白。”余阳怎么可能明白她的纯情少女心。

“要我说你最该送的是仙人掌啊。”

“好好开车!”李慕思瞪了余阳一眼,自顾自地摆弄自己的衣服。

见到王勇刚时,他正站在门前迎客,身边站着一位丰满的女人,一看就是那种很贵气的女人,怎样的贵气呢?是真金白银堆出来的贵气感。李慕思一直说王勇刚这个名字虽然叫得俗气,但人却文质彬彬一副书生样,上学那会儿口才好,迷倒了不少小姑娘。李慕思当时算是文学社的一枝花,本身矜持有余,也被王勇刚迷得团团转,最后死心塌地跟了他。

现在,余阳俯在李慕思耳边叹息:“虽然你也不至于倾国倾城,但是这个男人怎么看都配不上你。”余阳说不配是因为王勇刚现在周身散发出的那种气质。

王勇刚变了,笑容里多了三分假意。李慕思跟很多人打过交道,也明白这是多么商业的笑容。但是李慕思的心还是动了,八年了,他们不曾见过一面,再见面时已经沧海桑田。

或许是李慕思的目光太执着了,王勇刚在茫茫人海里一眼就看见她了,很快便走过来:“慕思,你来了啊。”说着捧起李慕思的手紧紧地握着,像是很久未见的故友,李慕思想要拉都拉不回来。

“咳!”一声淡淡的咳嗽,李慕思的手瞬间被松开。另一张笑脸凑到李慕思的眼前,这女人是王勇刚的妻子。

“勇刚的同学吧,幸会幸会。”说着捏了一下李慕思的手算是握手,然后双手缠在王勇刚手臂上。

李慕思看着这一幕,眼睛干干涩涩的,突然一个有力的臂弯把她揽入怀里,余阳一脸阳光灿烂地自我介绍:“你们好,我是慕思的男朋友。”

李慕思能感受到余阳把她抱进怀里时,让她身上暖暖的,余阳的演技很好,不像李慕思会怯场。她找余阳来,正是为了演这么一出恶俗到死的戏码。可是李慕思漏了底气,从心底发出一股悲凉,在看到王勇刚满脸幸福时,李慕思更加确信自己的卑微,余阳是借来的,所以她没有什么幸福拿得出手。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