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13章树欲静而风不止1

一念花开,一生一世

作者:八月遥思
更新时间: 2017-08-01 15:44:11 字数:4177 分类:

青春小说

李慕思在晚上接到魏晓燕的电话,当时她刚刚从超市出来,两个手提着袋子,电话的铃声让她有些烦乱,把一只手里的东西换到另一个手上,把手机夹在脖项间,然后又恢复两手都是购物袋的形象。

“燕子,有时候我真想随便找个男人算了,哪怕只是帮我提提东西也好。”这是李慕思对魏晓燕说的第一句话。

“又去采购了?”李慕思是那种每个礼拜天都会把一周的食物囤起来的人,购物对于一个单身女人来说是疯狂享受花钱的快感之后的落寞。

“礼拜天的商场,礼拜天的超市,礼拜天的大马路!全是人!”李慕思低吼着。

魏晓燕听到李慕思那边有“滴滴”的喇叭声:“还没打到车?”

“还没!打车的人太多。”李慕思正埋怨着,突然看到一辆空车,急忙冲着魏晓燕喊,“有车了。”说着抬手拦车。

这一大动作让脖子和肩膀无法配合,手机从肩头滑落摔在地上,屏一闪手机就关机了。

李慕思看着地上的手机,嘴角抽了下,脸瞬间黑得一塌糊涂。蹲下身子捡手机,她招的那辆车被别人捷足先登,等她哀叹完手机命薄时,连汽车的尾气都看不见了。

在这种时候谁都希望有一个心甘情愿听自己抱怨的人,那个人可以给你温暖,给你开导,甚至可以同你一起不讲理地咒骂,或者愿意承受你的怨气。李慕思也这样想!

李慕思把坏掉的手机揣进兜里,看着路上的车水马龙,看着从自己身侧走过的情侣,购物袋勒得她的手有些疼。李慕思抿了抿唇,继续打车。

李慕思回到家已经不早了,把东西收拾进冰箱,准备去洗澡睡觉。刚进浴室,突然哔哔两声响,整个家瞬间陷入了黑暗,李慕思站在浴室门口不知何去何从。

人要倒霉了,喝口凉水都塞牙,李慕思猜测是她家的线路坏了。

她在黑暗中待到后半夜,确定今天无法入眠便拿了外套出门打车去了严梅那里。

严梅已经歇业休息了,门是被李慕思硬生生砸开的。

严梅在真丝睡衣外套了一件外套,给李慕思开门。一见是李慕思,她劈头来了一句:“大半夜的,你吃火药了?打电话叫我来开门不就行了吗?”严梅住的是一栋复式,第一层用来开酒吧,第二层隔了一块作自己的卧室,所以她是被敲下来的。

“手机坏了。”李慕思挤进去,门外有些冷。

严梅去给李慕思取了杯水:“半夜来找我不会只是特意来告诉我手机坏了吧?”

“我家停电了。”李慕思丧气道。

“行了行了!今天在我这睡,上楼洗澡。”严梅看着李慕思那倒霉样儿,只能收留她了。

李慕思一边往楼上走一边不忘叮嘱严梅:“帮我跟燕子说下,就说我在你家,接她电话中间就把手机摔了,免得她找不见我着急。我先去洗澡。”

“好。”严梅答应着走回卧室给魏晓燕打电话。

魏晓燕知道了李慕思的情况后说“知道了”,之后继续说道:“梅子,扬子慧来找我了,让我告诉慕思离王勇刚远点,说王勇刚现在的一切都是杨子慧给的,没有她,王勇刚就什么都没了。”

“你告诉慕思了?”严梅反问。

“还没!本来我打算说的,免得她越陷越深,就当打个预防针也好。”

“你还是先别说了,看她现在那个丧气样,别给她添不自在了,过几天再说。”严梅叮嘱完魏晓燕就挂了电话,心不在焉地去给李慕思找睡衣。

李慕思倒在床上睡不着,翻来覆去的。睡在旁边的严梅一个机灵坐起来:“慕思,你煎鱼呢?”

“我睡不着!”李慕思可怜地眨巴着眼睛,委屈地冲着严梅嘟囔。

严梅索性下了床,身上披了个衣服,把李慕思拉起来:“那咱俩到楼下坐坐吧,喝点酒好睡觉。”

李慕思跟着严梅下了楼。

严梅去吧台调弄了半天端出两杯蓝色的液体,冲着李慕思眨眼:“尝尝,我自制的,叫‘恋’。”

“嗯?”李慕思抿了一口,酒味不大,带着清爽的薄荷味,喝进肚子里很凉,瞬间就让人精神了,“你这个越喝越精神啊。”

“多喝两杯你就不省人事了,有后劲儿的。”严梅说着呷了一口,看着杯子里的蓝色液体发呆,“你说我多有才,恋这种感觉和这酒一样,美轮美奂的,品起来也爽口,沾染上就不能罢手,但是到了肚子里就翻江倒海的,让你不能安生。”

李慕思看着严梅,她的眼睛里有一闪而过的惆怅:“你……后来联系他了吗?”

“谁?”严梅反问,突然挑了挑眉,“你说他?没有!”

李慕思端起杯子把里面的酒一饮而尽,然后拍了拍严梅的肩膀:“等这酒后劲儿起来了,我们就去睡觉。”

李慕思知道自己现在还不能在严梅面前提到马涛,不管严梅说什么,严梅的笑容里都有一些碎片,而且那关乎李慕思心里隐藏的秘密,她没有自信能欺瞒严梅一辈子,所以不提为妙。

“慕思,答应我一件事。”严梅抬眼看着李慕思。

“你说。”李慕思嘴角扬成了一朵花。

“我们一起好好找人谈恋爱吧,我们一起抛弃过去,把过去的那些都忘了,即便一时忘不掉也掩埋在心底。我可以不联系马涛,你也别跟王勇刚来往了好吗?”严梅害怕王勇刚最后会害了李慕思,严梅并不觉得李慕思斗得过杨子慧,而且为了王勇刚那样的男人不值得。

李慕思脸上的笑容僵住了,然后继续笑着说:“别不相信我,我跟王勇刚不可能有什么了。”

“干杯。”严梅碰了李慕思的杯,杯中酒一饮而尽。

这酒的后劲儿果然很大,李慕思倒在床上不一会儿上下眼皮就打架了。快睡着的时候,李慕思听到严梅好像在说:“慕思,其实这段时间我在谈恋爱……”

李慕思就像被打了麻醉针,低低的“嗯”了一声就睡着了。

魏晓燕永远想不到她会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因为一个外人的几句话被自己的亲人指责。

魏晓燕看着魏玉荣气冲冲的样子一脸冷淡地道:“姑妈,请你相信我,这件事情我会调查清楚的。”

“在公司里没有姑妈,只有上下级!”魏玉荣的话和脸一样冷。

魏晓燕一转头就能看到自己办公室的落地窗外窥探的目光,她走过去把卷帘拉下来,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看着对面的魏玉荣:“魏董,少了200万是吗?杨子慧说她投进来的钱有200万账目不明是吗?”

“你能不能端正你的态度,目前是只有200万账目不明。她说她不知道我们公司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连账目这点事情都做不好,她对我们公司很失望。你作为这件事情的负责人就要负责任!200万虽然不算大数目,但也不是小钱,我希望你能正视这件事情。你还年轻,肝火别这么旺,不然我怎么能放心地把事情交给你做?不管做什么事情,要细致才行……”

魏晓燕已经快被魏玉荣念叨得发疯了,从园林开发这个项目启动开始,她就没有一天是安安生生能过去的。现在倒好,因为杨子慧一句200万账目不明,魏玉荣就跟抓着自己的尾巴似的一个劲地往下踩,仿佛显示她的权威的时候到了,任何解释都不听。

魏晓燕心里憋着气,如果魏玉荣不是她的姑妈,她早就把她赶出办公室了:“姑妈,每笔钱我都过目了,我对每笔钱的投入都很慎重。你为什么就不能认为是杨子慧的公司出问题了呢?总是把错往自己家里揽不是什么好事情吧?或者您只是想借此打压我的气焰?”

“你说什么?”魏玉荣暴跳如雷,“晓燕,你太伤我的心了,我只是恨铁不成钢,你以为我是故意找你事吗?你对账目很慎重吗?你别忘了曾经因为你的失误,公司亏损了一千万,是我和你爸爸四处奔波,求着别人才把这个缺口补上的。”

魏晓燕抖了抖唇:“是,十年前,我刚大学毕业,心高气傲觉得自己要有所作为,做的第一笔生意就被人坑了,滚雪球似的丢了一千万,我辜负了家里人对我期望。那件事情我记着,并且会记一辈子,您对我的好我也记着。十年了,我对公司付出的,我为公司赚的早就不只这些了,公司现在步步稳健蓬勃发展,我没有功劳吗?若说弥补,我的价值足以弥补我过去犯的错误。”

“你太看得起你自己了。”魏玉荣丢下这句话从座位上站起来,“你最好把事情查清楚,不然我撤了你的职!我告诉你,公司没有你照样正常运转。”

魏晓燕看着魏玉荣虎视眈眈地走出办公室,抓起办公桌上的钢笔砰一声掷在地上,无力地用手扶住额头,两条细眉就快拧在了一起。

魏晓燕约了杨子慧,杨子慧欣然答应了。杨子慧不去魏晓燕提出的见面地点,而是晚上11点把魏晓燕约在一间酒吧的包厢里。

魏晓燕进到包厢时,杨子慧正和自己的秘书说些什么。魏晓燕先扫了眼包厢里茶几上琳琅满目的酒瓶和做工漂亮的果盘,然后抬头看向杨子慧。杨子慧冲魏晓燕微笑着招手:“魏总来了。”

魏晓燕僵硬地笑了笑,走过去在沙发上坐下,不冷不热地开口:“杨总,这里不适合谈事情吧?”

杨子慧看着魏晓燕委婉一笑:“谁说我们要谈事情了?来这里就是玩的,有什么事情要玩得尽兴才谈,我是个以心情行事的人,说不定心情一好什么事都不当回事了呢?”

魏晓燕盯着杨子慧,杨子慧的眼睛里有让人惊心的寒光。

杨子慧不多说话开口命令自己的秘书:“小木,你先唱首歌给我和魏总助助兴。”

名叫小木的小姑娘坐在沙发尽头咿咿呀呀地开始唱歌。

杨子慧拿了酒杯,往魏晓燕面前一放:“魏总,您迟到了,按规矩自罚三杯!”

魏晓燕看着杨子慧声音有些低:“你到底什么意思?”

“没意思。”杨子慧仰脸一笑,“免得魏总以为我一直拿魏董制约你,狐假虎威的名声我担不起。”

“杨总,你是不是这样你自己不知道?”

“不管是不是,最起码今天没有魏董在场,魏总也要给我自罚三杯的面子,有事我们过后谈。”杨子慧是个记仇的主,在她心里只要魏晓燕识相点也不至于弄到这步田地。

她是要魏晓燕帮她,魏晓燕对李慕思的影响力肯定比她大,而且现在杨子慧不想去直接面对李慕思,打草惊蛇反而不好。现在她只是怀疑自己的婚姻出问题了,还没有到大动干戈的时候,所以她希望用魏晓燕牵制李慕思,但是魏晓燕很强硬,惹急了杨子慧,杨子慧总要想法子整她。

“三杯酒真的能难倒你?”杨子慧看到魏晓燕在犹豫。

魏晓燕的确是在犹豫,杨子慧是故意给她使绊子,让她来找她,然后给她个下马威。

“200万我输得起。”魏晓燕最终还是站起身来头也不回地走了,临出门时魏晓燕听到杨子慧尖锐的声音:“魏晓燕,你输不起的是信誉。”

魏晓燕没留下来,出了酒吧开了车,闯了几个红灯她自己都不知道。魏晓燕就像疯了一样的开车,然后她感觉到有凉凉的液体滑出眼眶,她没去擦,只是忍住不让眼泪再流出来。

魏晓燕没有回家,她知道她不能回去,回去要面对的是魏玉荣刁钻的嘴脸和父母失望的眼神。她想,她应该在大学毕业的时候就学表姐表妹赶快找个人结婚,然后坐在家里做阔太太。她不应该一时兴起栽进公司里,因为开始就做了亏损的生意心里过意不去,又心有不甘才在职场拼了十年。十年里,她尽心尽力地在做公司,学着独当一面。她做这一切是为了弥补自己曾经造成的损失,也是为了验证自己的能力。她以为成功了就能埋平失败,但根本不是这么回事儿。事业像攀山峰,一步一步踏上去才发现这里根本不是最高点。虽然父亲还是公司的董事,将所有的事务全都交到她手里管理了,她直到现在才顿悟,她接了多么大的一个烫手山芋,步步艰难却退不下来。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猜你喜欢

书页

一念花开,一生一世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