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女生小说 > 青春小说 >一念花开,一生一世 > 第20章你欠我一个答案4
第20章你欠我一个答案4
作者:八月遥思   |  字数:4545  |  更新时间:2017-08-01 15:44:11  |  分类:

青春小说

“真没事吗?我看你的脚好像伤了。勇刚,你也不要只顾着陪我逛了,要不然我们先送送人家。”杨子慧亲昵地挽住了王勇刚的手臂。

“是啊,慕思,要不我们送送你。”王勇刚见杨子慧语气也算舒爽,急切地顺水推舟。

“真的不用!”李慕思看上王勇刚,眼里全是恨,她要的是他们离开,因为她不想一瘸一拐地走出他们的视线,王勇刚是真傻吗?他看不出他的妻子说着客套话但眼里全是奚落吗?

“哎哟,别客气嘛,我们女人真的还是要找个可靠的男人,你说这逛街的时候都能发生这样的意外,没个男人真不行。再说一个人逛街多孤单,有个男人提提包也好,虽然我们只有一面之缘,但你是勇刚的同学,我们又年纪相仿,我也劝劝你,要求也别太高,差不多就行了。你看我挑王勇刚,没图财没图势的,也不在乎他过往有多少个莺莺燕燕,就图这么个平平凡凡的人跟我过平平淡淡的日子。幸福就是这样,这人别太挑了,不然到最后就剩下自己一个人。别人家的幸福总归是别人的,你说呢?”杨子慧这是话里有话,听起来全是刺。

在杨子慧眼里,李慕思就是一个败犬,李慕思败给了杨子慧,杨子慧才敢这样傲慢地说话,她有值得向李慕思炫耀的东西,而且杨子慧很直白地给了李慕思一个讯息:我就是狠角色,别来招惹我。

“谢谢王太太,远走的我不追,该来的我不推!”李慕思这话是对着杨子慧说的,眼睛却看着王勇刚。话音落下,她就一瘸一拐地向着商场外走去。她已经不在乎他们是不是会看到她狼狈地离开,这已经不算什么了,最大的狼狈在她心里。

李慕思走到商场大门,王勇刚突然追了出来,挡在李慕思的身前:“慕思,你真没事吧?我送你回去。”王勇刚脸色极不好看,想必跟杨子慧闹了矛盾。

“你不要这样!我不知道你是怎么丢下你太太跑出来的,但我不会领情的,真的!我不稀罕了!在她面前你连拉我一把都不敢,现在追出来算什么?你坚定一些好不好?选择了她就放了我!王勇刚,这样对我们都不好!看我们针锋相对你很开心吗?”李慕思冲着王勇刚吼,已经狼狈透顶,她不在乎再被人多看几眼,“我谢谢你还愿意追出来看看我的死活,但你老婆在里面,她刚才警告了我,别人家的幸福只能是别人家的。她说得对,我从未想过要拆散别人的家庭,从未!王勇刚,别什么都想要,最后只会什么都得不到!”李慕思丢下这句话转身走了出去。

王勇刚没再追出来,想必李慕思的话起效果了。李慕思和杨子慧,王勇刚总要保住一个。

李慕思憋着心里的一口闷气站在十字路口不知道该何去何从,严梅最近在忙喜事,她这样狼狈地过去是不是太晦气了?魏晓燕现在正在公司忙。左思右想她打车回家了,当李慕思一瘸一拐地冲进药房买红花油时,药房老板都被李慕思哀怨的气息吓了一跳,李慕思拿着药连找回的钱都没拿就回了家,把自己反锁起来。

坐在沙发上狠狠地看着自己的脚,然后突然怨气大发:“你怎么这么没出息啊,次次在关键时刻掉链子,你是习惯性瘫痪啊?上次在我妈面前,这次在那对狗男女面前,你发病给爱我的和不爱我的看都不好啊!我李慕思怎么会有你这么脆弱的器官?”

李慕思微微眯了眼,看了一眼挂钟想着魏晓燕下班的时间该到了,便给魏晓燕拨了电话。

“燕子,我不管你最近是不是很忙,心情是不是很不好,我也不管你到底和高羽谦之间发生了什么,但你必须去把你和他之间的事情解决一下。”李慕思想让魏晓燕知道跟一个二十出头的小男孩谈感情要懂得怎么收场。

魏晓燕料想高羽谦是去找过李慕思了,沉默了几秒钟说道:“我知道了,你没事吧?”魏晓燕感觉出李慕思口气中的不爽。

“脚又崴了。”

“你确定你的脚不是纸糊的?”魏晓燕皱眉,这家伙每次受伤的都是脚啊。

李慕思直接挂电话阻隔魏晓燕的奚落,如果不是魏晓燕欠了感情债她至于这样吗?她居然笑话她。李慕思搓着自己的脚踝,整张脸垮下来。回忆起杨子慧面对自己的嘴脸,她冷冷地笑了一声。王勇刚在她心里早该彻底死掉了,一个男人让她从爱到无法再爱最后到开始厌烦,这个过程多么漫长。杨子慧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行动不便又实在无趣,李慕思趴在沙发上睡着了。吵醒她的是一串门铃声。李慕思抬起有些昏沉的头看墙上的挂钟,十一点了谁会过来?

李慕思特别想装作自己不在,她极其不愿拖着自己伤残的脚去开门,但是在门铃第五次响起的时候,李慕思无法装下去了,单脚着地一蹦一蹦地去开门。

门外站着一位身着白色大褂的男人,胸口有一个大娃娃的笑脸标志:“小姐,这是您订的餐。”

“我订的?”李慕思确认了一下。

“哦,不是!是有人帮您订的,您只要签收一下就好了。”

“哦。”李慕思勾了勾嘴角,拿笔在单子上签了几个字,把叠了好几层的餐盒拿回来。

对方说:“祝您用餐愉快。”然后离开。

李慕思盯着茶几上的餐盒,那里是一份鸡翅膀,一份鸡爪,一份猪脚,一份自己喜欢的藕片凉拌菜,一份米饭,最后一格放着几个蛋挞。

李慕思顿时笑喷,怎么看怎么像给她这个病号量身定做的啊。饭菜上有袅袅的热气升起。晚上本来就没用餐的她很应景地饿了。

李慕思眼里润润的,取了餐具用餐,脑细胞随着咀嚼的动作不停地运转。一餐饭吃一半李慕思突然停了,委屈的嘴巴瘪了瘪,她在猜测是谁做了这种雪中送炭的事情。在想到王勇刚时,李慕思心里微微动了一下,但马上就被抹掉了,李慕思没法相信王勇刚会做这种没名没姓的事情。

李慕思给魏晓燕发信息:

“谢谢你派人送来的餐。”

魏晓燕回:“不是我,下班碰到余阳了。”

李慕思看着电话屏幕上的几个字怔住,突然翻到电话簿点到余阳的名字,李慕思发现自己很紧张,莫名其妙地听着电话里的滴滴声紧张。

“怎么了?”余阳淡淡的声音从听筒里传出。

“……”

“说话!”

“……”

“李慕思,你打来电话就是为了不说话吗?”余阳沉沉地说道。

“……”

“李慕思,你一直都这么没出息,怕我不理你啊,这么快就按捺不住了?想我了啊?”余阳略显俏皮地说道,但夹杂着一些紧张。

“……”

“李慕思,你没事吧?”紧张更甚了。

“……”

“李慕思……”

“余阳,谢谢。”这次还没等余阳说完,李慕思很轻很轻地说。

“……就这样?”余阳明显失落了。

“……”

“你这个女人习惯性沉默吗?”余阳急了。

“谢谢你!”李慕思依旧是三个字。

“不用!”

“……”李慕思不知道除了谢谢她还能跟余阳说什么,他做出的努力够多了,而她除了谢谢什么都不能给。

“既然这么喜欢沉默干吗打电话过来?李慕思,你看到这家餐厅的广告语了吗?”余阳轻轻地说。

李慕思急忙去翻餐盒,最后在餐具的包装袋上看到两行红色字体:只要您需要,我们随时出现在您的身边。

看着这几个字,李慕思像过电般,整个脑袋出现瞬间的空白。

余阳还说:“幸亏我只说不给你打电话,幸亏我没把话说死,不然多丢脸。”

李慕思说:“余阳,我们在一起吧。”

这次却轮到余阳不说话了,余阳不说话李慕思也不说话,这句话是李慕思情之所至脱口而出的,她并没有深思熟虑。

余阳像是回不过神来,很久很久才说了一句:“李慕思,早知道你这么好骗我早这么干了,一顿饭就骗得到,你真不值钱。”

一句不值钱让李慕思有些动容的心凉了下来,李慕思突然恢复了理智,硬生生地对着电话说:“就当我跟你开玩笑。”

“不好意思,我没当你跟我开玩笑。”余阳很严肃地说。

“我……”

“别说话,让你说的时候不说,不该说的时候急什么?听我说完。李慕思,我七点就知道你脚受伤了,但是我一直觉得跟我没关系,我觉得你是报应,我觉得你活该,你不是享受孤独吗?那么就应该接受不可避免的伤痛,我想到你蛮不讲理、冷漠无情又自傲的模样,我想到你不联系我,不管我的死活……我觉得我吃饱了撑的,我就应该当作什么都不知道在暗地里笑话你,你知道的,我就是这么小心眼的男人。”

“你……”

“别打断我,我数着你所有的不好,一直数着,我想你李慕思配不上我。直到十点,我忍不住从床上爬起来跑到餐厅去订餐。”余阳的话音停了。

“你到底想说什么?”李慕思的语气冷了,完全不知道自己该如何面对这样的余阳,他到底想表达什么?表达他对她好其实是无心的,又或者只是怜悯。

“……李慕思,其实我没你想得那么好。我不只是会在你需要的时候出现,也会小心眼,在心里偷偷数落你的不好,当你了解我所有的毛病的时候,你还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哦。”

“李慕思,那你刚说的话还算数吗?”余阳想表达什么?余阳只想告诉李慕思自己其实不太好,她把自己交给他能放心吗?余阳想知道李慕思在知道他这么多阴暗面之后还愿意接受他吗?

李慕思突然笑了,笑得很大声,然后突然停下来对着余阳喊:“余阳,你以为你是圣人啊?是不是觉得只有你可以做到知道别人满身缺点后还做出送餐这样的大善事?余阳,你不是圣人,你是傻子!”

李慕思说完这话就挂断了电话,然后“咯咯咯咯”发笑,余阳真是个傻瓜。

如若喜欢一个人只是喜欢他给你的暖,喜欢他满身的光华,那么这种喜欢就是片面的。余阳是坦白的,他怕李慕思看到自己的不好以后后悔,他能接受李慕思的不好,可他怕李慕思接受不了他的不好。

喜欢一个人是多么小心翼翼的一件事情啊!

这一天的天是水洗过的蓝色幕布,李慕思从床上起来挪动着自己伤残的脚,检查它的康复状况好来判断自己今天是否去上班。她缓缓地转了一圈,觉得应该没有什么大碍,这才下床。

从浴室走出来发现手机在床头上一闪一闪的,走过去接起。

“王老师,你好。”

“李老师,刚刚有位男士打电话替你请假说你的脚受伤了,我来确认一下。”

李慕思怔了怔说道:“是的。”

“我刚进办公室就听到电话铃声一直响,幸亏我今天来得早,不然真不知道他要打到什么时候,你要好好休息,你真是好福气啊,男朋友这么贴心。”对方话里有掩不住的羡慕。

“嗯,好。”李慕思略带笑意的声音传过去之后,对方便收了线。

李慕思把电话放在桌上无奈地耸了耸肩,肯定是余阳那小子干的好事,这男人最会搞这种让她觉得惊为天人的事情。

这么想着,她给余阳拨了个电话,教育他以后低调一点。

余阳的电话接通却没人听,响了两声之后自家的门铃就响了起来,李慕思捧着电话去开门。

开门之后的第三秒,她挂断了电话,她应该想到的,余阳总是这么惊人。

余阳拿着他买的早餐放在餐桌上,然后对李慕思说:“坐下,脚受伤了跑什么跑?我早上给你请过假了。”

“我知道了。”李慕思坐进椅子里瞅着桌上香喷喷的皮蛋粥数落余阳,“我们都是成年人了,谈个恋爱也不用搞到人尽皆知吧?”

“你是说我帮你请假吗?”余阳反问,然后把粥推到李慕思面前,“我怕你反悔啊,昨晚你又没把话说死,我刚说了自己对你一丢丢的不满你就吓得挂了电话,我想了一晚上觉得不能让你把好不容易说出来的话吞回去,不然我找谁说理去。我要解救你这个大龄女青年啊,所以我就想了这么个下策。”余阳叹了口气继续说,“人太聪明了没办法。”

“噗……”李慕思刚喝进嘴里的粥差点都喷出来,一双怒目看着自鸣得意的余阳,“得瑟吧你就。”

余阳又去端了一杯牛奶放在李慕思面前:“李慕思,这么好的我就在你的面前,你是不是经常偷着乐呢?”

李慕思只觉得一大滴汗挂在额头上,但看在余阳勤快地去洗水果的分上只好压下了心里的不满。

门铃又响起来。余阳迈着大长腿从厨房走出来,给了李慕思一个“今天有爷在,你什么都不用管”的眼神,然后就去开门了。

过了几秒钟余阳走回来了。

“谁?”李慕思问。

“没人!”余阳回。

门铃持续响。

“到底是谁?”

“不认识!”

李慕思从椅子里站起来,余阳低头吻上了李慕思的额头,然后很小声在李慕思耳畔说:“坐好,我去。”

王勇刚站在门前,他看到余阳的时候脸色稍稍变了一下,提了个水果篮犹豫了片刻,最终掠过余阳走了进来。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