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25章不能没有你的消息1

一念花开,一生一世

作者:八月遥思
更新时间: 2017-08-01 15:44:11 字数:4571 分类:

青春小说

魏晓燕喝多了,一边开车,一边摸手机打电话。

“燕子?”电话那头的声音怯怯小小的。

“出来陪我!”方向盘随着魏晓燕的声调左摇右摆,车子在街上扭成了一道麻花。

“燕子,你不是说……”

“我说什么说啊?我说什么了?你来不来?高羽谦,你不是想见我吗?我现在要见你,你到底来不来。”

“我来!”高羽谦急了,“你在哪儿?”

“我?”魏晓燕扭头看了眼窗外,冲电话里吼道,“我不记得了。”

“燕子,你喝酒了?”高羽谦确定魏晓燕一定是喝醉了。

“我没醉!我去接你。”

“你没醉你没醉,别再开车了。你现在就在原地等我,我一会儿就过去,就原地好吗?看看窗外有什么建筑。”

魏晓燕被高羽谦的轻声细语哄住了,停了车,转头看向窗外,把闪闪的霓虹灯牌子上的字一个一个念给高羽谦听。

二十分钟后,高羽谦出现在魏晓燕的车子外,急急地敲着魏晓燕的车窗,魏晓燕降下车窗挤了一个笑脸出来:“上车!”

高羽谦的身后却凑上来另一个脑袋:“先生,您的车费。”

高羽谦的脸顿时比魏晓燕的脸还要绯红:“燕子,我出门太急,没穿外套,钱包没带。”

魏晓燕回身取出一百块钱塞进那司机手里,然后招呼高羽谦:“上车。”

高羽谦坐进车子里,整个人有些沮丧,微微低着头,他在为刚刚没带钱包而让魏晓燕替自己付打车费耿耿于怀。

“去哪儿?”魏晓燕问。

“我去拦个车送你回家。”高羽谦说着话准备下车。

“不要。”魏晓燕的气势却突然弱了,“去哪儿都行,别回家。我不想回家,别让我回家好吗?”

“燕子,你到底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我无处可去了,我不能回家。”魏晓燕看着高羽谦,眼神涣散成一片,看在高羽谦眼里让他心疼和着迷。

“那我们……”

“你陪我好吗?这个世界上我不知道我现在还能去找谁?我的家人他们不爱我,他们一点都不爱我。高羽谦,你陪我好吗?”

“好。”

“你真好。”魏晓燕盯着高羽谦的脸,身子前倾吻上了他的唇。

那一夜魏晓燕喝多了,她只记得她吻了高羽谦,吻得忘情。

第二天的清晨魏晓燕在一个豪华的房间里醒来,魏晓燕认识这里,这是这个城市数一数二的酒店。魏晓燕身上未着一缕,她盯着地上的狼藉,整个人处于恍惚状态,等定了神努力地回忆着昨晚的一切。

她记得推开门,记得高羽谦吻她,记得他拨过她的短发,也记得自己褪掉了高羽谦的外衣,欲望来得无法抵挡,两个人应该是你情我愿的吧?酒劲未过,魏晓燕脑袋又开始痛,她扶了扶额,没有看到高羽谦。昨晚她是喝醉了,可高羽谦是清醒的,魏晓燕想高羽谦会不会只是把自己送到酒店就走了呢?她实在不敢相信她会跟一个孩子发生什么。

正当魏晓燕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浴室的门开了,高羽谦的脸上很干净,头发也很有型,是刚打理过的样子,与现在的魏晓燕相比要体面很多。

虽然是刚从浴室出来,但高羽谦的衣服穿得整整齐齐,魏晓燕有一时的错觉,觉得高羽谦是打算出来就走的。

魏晓燕看着高羽谦的眼神有些直,高羽谦躲避了一下她的眼神后开口:“你醒了?”

魏晓燕勉强地挤了一个笑:“我们……”眼睛在两人之间扫了一下,“昨天……”

“昨天我们在一起。”高羽谦不卑不亢地说了一声,然后走过来坐在床边,没有面对魏晓燕,侧面对着她,两只手不安地握在一起。

魏晓燕看着高羽谦拘谨的样子,突然也不安起来,眼里有灼灼的光:“昨天我喝多了,我记不清楚了。”

“嗯。”高羽谦闷闷地回了一声。

魏晓燕以为高羽谦还会说些什么,可高羽谦不说话了。魏晓燕等待了数分钟之后,心突然像是跌入了深渊。魏晓燕不知道昨天发生了些什么,可高羽谦知道啊。一个“嗯”是什么意思?如果高羽谦不想跟她有关系,他完全有机会离开,可若他留下了,现在一个“嗯”是什么?

魏晓燕脑子里乱成一团乱麻。

“燕子,我昨天不放心你一个人,然后我们……对不起。”高羽谦说话很小声,小声到魏晓燕不去看高羽谦的神情都觉得自己听错了。

“对不起?”魏晓燕笑着反问了一下,“什么意思?”

“没什么……没什么意思。”

魏晓燕看着高羽谦吞吞吐吐的样子,突然下床,抓了衣服走进了浴室。

魏晓燕站在莲蓬头下,冰冷的水打在身上。她与各式各样的人打交道,对语言是多么敏感,她本是对高羽谦有好感的,她也相信高羽谦对她是有感情的。可这一夜过后高羽谦居然说“对不起”,她该怎么理解?或许高羽谦不这么唯唯诺诺的,这一夜之后魏晓燕会真的跟他在一起,但是现在……或许高羽谦突然觉得游戏结束了,他想逃了!

等魏晓燕出了浴室,高羽谦还是以先前的姿势坐在原来的位置,动都没动过。

魏晓燕站在高羽谦面前有些僵:“走吗?”

高羽谦依旧是那句话:“燕子,真的对不起。”

“你在害怕?”

“我不是。”

“那是什么?”见高羽谦欲言又止的样子,魏晓燕实在忍不住了,“如果你的对不起就是指昨天的事情,我喝多了,虽然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我不会把过错都怪罪在一个年轻气盛的小男生身上,你大可不必这样。”魏晓燕突然低下头,“我……没有让你负责任的意思。”

“燕子,我负不了责任。”高羽谦站起身来,“我是想跟你谈恋爱,但是我没有想到会发展这么快。”

“你不是功课很好吗?你不是大言不惭要养我吗?”魏晓燕苦笑一声,她就知道会是这样,一个还没走上社会的毛头小子,心比天高,说话海阔天空,事情到眼前就退却了。

“你是有钱人,你不会明白我的心的。”高羽谦的话冷冷清清,仿佛被魏晓燕刚刚的质问惹恼了。

是什么让高羽谦胆怯了呢?是这间酒店?说来高羽谦现在对高档的物质生活并没有多少认知,所以在他看来魏晓燕就是一个被很多美好包围着却不快乐的人。昨天高羽谦才知道魏晓燕有的东西是他这样的人短时间之内无法给予的,那不是他努力就可以达到的,他曾经太高看自己了,或者是太轻视面前这个女人了。

钱!魏晓燕很有钱,这房间一晚上要好几千,魏晓燕的那张黄金会员卡让魏晓燕显得十分尊贵。所以当酒店的服务员打量高羽谦时,高羽谦心里有隐隐的不适,可当时高羽谦没时间去想这个问题。

真正思考他们的关系是在激情过后,高羽谦看着魏晓燕熟睡的面孔,她的手提包在拿完钱包之后就没关上,里面的东西看起来都那么的高档,价值不菲。

高羽谦突然间自惭形秽了,如果高羽谦是个爱慕虚荣的人,或许这些都足以让他觉得锦上添花,他会很开心自己遇上了魏晓燕这样的女人,他会很乐意和她在一起,毕竟魏晓燕这样的女人不是随便能找到的。但高羽谦偏偏不是那样的人,当魏晓燕甩出一百块钱为高羽谦付车费的时候,高羽谦的心就像被猫挠了一下,他羞愧难当。高羽谦害怕跟魏晓燕在一起后,他心里的那只猫会时不时地出来挠他一下。

高羽谦是个气血方刚的少年,他害怕魏晓燕比他优秀。

魏晓燕突然笑道:“你认识我的时候我就已经是现在这样了。”魏晓燕本来想说些什么,说她不看重经济基础之类的,但是她突然住口了,觉得这么说没什么意思。她明明知道她跟比自己小十岁的这个男人没结果,何必袒露这么多?他们没有办法在一起,不只是经济的差距,这个男人不是魏晓燕可以聊天可以依靠的男人。

魏晓燕从地上捡起自己的皮包:“就当今晚的事情没发生过。”说这话时魏晓燕明显听到自己心碎的声音。

魏晓燕与高羽谦在酒店门前分开,她开车一路狂飙上了高速,出了城。她心里像是堵了块大石头,魏晓燕是个私生活很检点的女人,一夜情这种事情没有在她身上发生过,可她与高羽谦的爱情长跑怎么展开?如果高羽谦勇敢一点或许他们可以在一起,但是现在魏晓燕知道高羽谦没法给她安全感。

李慕思现在正盯着手机屏幕,余阳这两天一点消息都没有。她打电话给魏晓燕,是关机。一时间李慕思的世界空了,严梅失踪了,魏晓燕也跑了。

李慕思故意改了MSN和博客的资料,她用另一种方式袒露了自己,她写“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但余阳显然无动于衷。

快下班时,李慕思收到严梅的信息,严梅问李慕思钥匙还回去了吗?李慕思没回,她等着严梅给她打电话,她好数落她,可是一直没等到。李慕思急了,给她打回去,是关机,气得李慕思直跳脚。

出了校门李慕思不由得四顾看了一下,没有余阳,倒是看到了邝威。

邝威看见李慕思急步走过来:“严梅呢?”

“上车谈吧。”李慕思没停脚步,直接走到邝威的车前。

邝威上车后还是一样的话:“严梅呢?”

看着车子驶了出去,李慕思才答话:“我也不知道。”

“她不是和你在一起吗?”

“等了你一晚上,你没来,她就走了。”李慕思说着从包里摸出严梅的车钥匙,“这是她叫我还给你的。”说完她把钥匙搁在了收纳箱上。

车子突然靠边停车了:“她什么意思?因为我晚上没去找她就生气了么?她可以在婚礼上跑掉,就不允许我有个情绪了?我这不是回来找她了吗?慕思,我知道你一定知道她在哪儿,你告诉我,不管婚礼有没有举办成功,她还是我老婆,不是吗?”邝威情绪失控了。

“邝威,我真的不知道她去哪里了。”李慕思脸上尽显难色。

邝威用力捣了一拳方向盘,嘴里低咒了一句:“死女人,到底要我怎样?”

“你让她静两天,等她想清楚了,自然会回来的。”李慕思想安慰安慰邝威,可话说出来才发现是那么苍白,严梅真的会乖乖回来跟邝威过日子吗?

李慕思没吃晚餐,窝在房间里看电视。这个夜晚显得格外冷清,以往都是余阳送她回来,看着她煮饭,还时不时帮她打个下手,虽然大多时候她觉得他笨手笨脚的总帮倒忙,但现在余阳不在了,她连做饭的心情都没有了。

人有了依赖性就会有惰性,总要被催促着被注意着,以前一个人过也好好的,但一个人闯进来又走出去就让她受不了了。

李慕思最终没拗得住,她给余阳打电话了。她想余阳犯不着因为严梅和邝威的事真跟自己一直置气,不能连个台阶都不给吧,总是要把话说清楚的。

余阳接得很快,很不上心的来了句:“怎么了?”

余阳一摆谱,李慕思的心里就咯噔一下,很不是滋味:“没事!打扰你了,我挂了。”她觉得自己真是犯贱,人家根本不当回事。

“等等!”余阳忙说了一句。

“怎么了?”李慕思心里酸酸的,话里是说不出的委屈。

“有什么事情你就说,打过来一句没事算什么?”余阳说完怕李慕思直接挂了,又加了一句,“每天都是我哄着你,你哄我一次会死啊?”

李慕思一字一字地控诉:“余阳,你是骗子。”说着嗓子一下子就哽咽了,“你不是说会好好照顾我的吗?你没有好好照顾我!”

“你才是!”余阳咬牙切齿,是谁先骗谁的?

“那是你不信我!”李慕思眼睛里湿湿的。

“如果你信我,就不会让我有机会质问你,是谁先不信谁。”余阳对这件事情还是心有芥蒂的。

李慕思觉得余阳的话一下子撞到了自己的胸口,如果余阳对这段感情没有信心,李慕思就更没有了。王勇刚是根刺,他们都想避而不谈,可是又无法抛弃过去,他们无法做到互相信任。李慕思觉得自己是在用善意小心翼翼地编织一些小谎言来维系这段感情,而在余阳心里这就是欺骗。

“我害怕你会乱想。”

“那帮严梅欺骗邝威呢?感情真脆弱,有了一纸婚约又怎么样?一个女人想走,八匹马都拉不住,而你是帮凶,你帮你的姐妹伤害了她最不该伤害的人。你们真不负责任!你叫我怎么信?”余阳越说话越重。

李慕思沉默了,良久才开了口:“我不想谈梅子的事情,我累了,睡了。”

李慕思没等余阳回话就挂了电话,起身回了卧室。严梅做得是不对,但李慕思却无法去指责她。严梅最大的错是接受了邝威却不爱他,反而想着要和他结婚,这本身就是错。严梅父母的出现让严梅瞬间清醒,她逃婚是为了弥补这个错误。错错对对不是旁人能说清楚的。

人越长大越懂事,就会发现能埋怨的人越少,大家都有难处。

余阳生气生得理所当然,可李慕思没有解决的手段。她单身太久,无法把恋爱里的种种问题处理得游刃有余。李慕思躺在床上憋气,这通电话成效不大,没有得到余阳的谅解,反而让他的怒火越烧越旺了。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猜你喜欢

书页

一念花开,一生一世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