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27章不能没有你的消息3

一念花开,一生一世

作者:八月遥思
更新时间: 2017-08-01 15:44:11 字数:4164 分类:

青春小说

李慕思说完再次挂了电话,手机关机放在床头柜上,脸蒙在被子里,她要逼着自己睡觉。

一定是她太任性太敏感了,她觉得余阳一下子变了,她感觉她好像马上要失去余阳了。但李慕思还是一直安慰自己:余阳要出差嘛,每个人都会累啊,不可能一直围着自己转,再说余阳可能还有些生她的气呢,所以有些情绪很正常,既然余阳会给她打那个电话,就还有回旋的余地。

李慕思想着把头探出被子外透口气,睁眼看到床头柜上的杯子,从窗帘缝隙里漏进来的光打在杯口上凝聚成一点光。李慕思眼前突然出现王勇刚的脸,李慕思缓了一下神就没有多想,她觉得她很有出息,不仅从王勇刚的阴影里走出来了,而且已经健步如飞了。

天近亮时李慕思才睡着,第二天正好周末,她没定闹铃。熟睡的人儿被门铃声扰醒,睡眠不好和身体不适让她脸色有些惨淡,拖了拖鞋去开门。

门外却没人,李慕思左右看了一眼,没看到半个人影,心里想着这楼里哪家小孩这样调皮,眼睛往地上扫了一下,看到了几个餐盒。李慕思犹豫了一下拿起来,又四处望了望,确定送餐的人已经走了才端起进了屋。

粥和包子都还是热的,而且她看得出这是她最喜欢吃的那家早餐铺的东西。李慕思心里突然欢乐起来,蹦蹦跳跳地跑回卧室拿出手机,把手机开机,她想一定是余阳找不到她,以为她生气了,所以想出这么个伎俩哄她开心。

李慕思给余阳发短信:这么一大早,辛苦你了。

过了一会儿余阳回过来:这次出差也不是什么苦差事,马上要登机了,我要关机了。

李慕思看着这几个字,刚刚的兴奋劲儿像是被泼了一盆冷水,瞬间被浇了个七零八落。她家离机场有一个小时的车程,即便余阳搭火箭也来不及送东西给他。很明显,这好人好事不是余阳做的。

李慕思想一定是余阳太会耍花枪,会搞浪漫主义,所以她才会觉得美好的事情都是余阳干的。

李慕思顿时对桌上的吃食兴趣全无,要是一个谋财害命的想投毒呢?李慕思破烂的心情直接影响了她对食物的看法,心理瞬间扭曲了。

过了一会儿,又有信息进来,这一次是王勇刚的。

李慕思还没打开信息页面就恍然大悟了。果不其然,信息上这样写着:慕思,我知道你不想见我。早饭我放门口了,记得饭还是要好好吃的。注意身体,别再喝酒了。

每次都这样,她想要的不来,不想要的凑上来。这是怎样的世界啊?王勇刚把她当一根草的时候,余阳上赶着往她身边凑,等余阳跟她闹别扭的时候,王勇刚就开始阴魂不散。

李慕思烦躁,想找个人聊聊,可那两女人都不知道跑去哪儿了,连个人影都找不到。

这时邝威的电话又进来,李慕思接起。

邝威上气不接下气地说:“慕思,你现在去酒吧。”

“怎么了?”

“你过去就是了,我现在也往酒吧赶,有严梅的消息了。”

李慕思麻利地把桌上的早餐丢进垃圾桶,抓起衣服出了门,下楼买了个三明治边走边啃。

来到酒吧前,邝威并不在,李慕思掐着表等着,不停地走来走去,眼睛不时扫向周围,酒吧门前还有一个人也像是在等人。

那个姑娘看上去有二十五六岁,穿了一身白色的运动装,打扮得中规中矩,不似李慕思在严梅酒吧看到的二十多岁小姑娘的打扮。可明显这女孩在等人,或者在等着酒吧开门。

察觉到李慕思的眼光,那姑娘看了李慕思一眼,接着看了一下招牌,又回头看了李慕思一眼,露出怯生生的笑容,然后走到李慕思面前。

“你好,我能问一下你知道这间酒吧什么时候开门吗?”

“已经歇业好几天了,你来这里有事吗?”李慕思上下打量了女孩一番,发现这姑娘有一脸书卷气。

“哦,没什么。”对方说话很拘谨。

女孩子接了个电话,然后李慕思一抬头看到邝威举着手机走过来。

邝威眼睛往这边扫,看到两个人的时候挂了电话,走过来看了一下女孩:“你就是徐小姐吧。”

女孩点了点头:“我叫徐莉莉,您好。”

李慕思有些发懵,邝威朝着李慕思使了个眼色:“严梅叫这个女孩过来的,我们进去谈。”

三个人进了酒吧,李慕思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严梅在网上挂了招聘启事,要给酒吧聘个店长。徐莉莉是应聘者之一,严梅没有见过徐莉莉,只是看了她传真过去的简历就通知她直接去店里,并把邝威的电话号码给了她叫她自己联系。

这消息一出来,李慕思和邝威都炸毛了。

都开始料理酒吧的后续事宜了,看样子严梅是铁了心要躲着不回来。

徐莉莉看着两个脸色黑压压的人,深知情况不对,心里毛毛的,怕是被网上那个招聘启事给骗了。

邝威重重地叹了口气,站起身来就要走,临走前把酒吧钥匙给李慕思丢下了:“慕思,这边你看着办吧。我刚刚在开会,火急火燎地跑出来,现在还得赶回去。”

李慕思深知邝威心情不好,也没多说什么就把这事应承下来,等邝威走了,才转头继续盯着徐莉莉看。

徐莉莉长得很周正,小脸小鼻头大眼睛,穿着随性,脸上也干净,没有多余的化妆品。比起她常常在酒吧看到的那些浓妆艳抹的女孩,徐莉莉给人一种特别清新自然的感觉。

但这样子的女孩真的适合在这样的环境工作吗?在李慕思看来,根本不合适。

“会喝酒吗?”李慕思摸索了一下桌上的红酒杯。

“不会!”徐莉莉倒也诚实,大眼睛扑闪了几下直摇头。

李慕思笑了:“那干吗应聘酒吧的工作?”

徐莉莉眼睛垂下来看着桌子的边缘,声音却不弱:“我知道酒吧里工作给钱多。”

李慕思怔了一下,面前的女孩子很坦白,她又细细地打量了一下女孩,教师的职业病有些犯了:“你确定这是适合你的职业吗?”

“我会学的。”徐莉莉的眼里闪着光。

“因为钱?”李慕思又笑了。

“这个世界上缺钱的人很多,没什么好笑的。”徐莉莉说话也硬朗,“是这家店的老板叫我过来的,我能留下来工作吧?”

李慕思左右看了一圈:“按理说签了合同你就可以接手酒吧的工作,但是我怕你应付不过来。”

“我能!”徐莉莉说着转身去酒柜上拿了瓶酒,用开瓶器很笨拙地打开酒塞,然后咕噜咕噜灌了一气,用手背抹了一下嘴,睁大眼睛看李慕思,“这样还不行吗?”

李慕思目瞪口呆地点了点头:“你可以留下来。不过那瓶酒貌似挺贵。”

徐莉莉很快就醉了,身体比她自己诚实多了。李慕思把徐莉莉扶到楼上严梅的卧室,徐莉莉的小脸娇红,两道眉蹙成一道,显得很不自在。

徐莉莉自不量力地喝多了,但李慕思却觉得严梅要这女孩来有她的用意,这姑娘有股倔劲,这种蛮劲其实很重要,她可以迎难而上。只是对钱欲求这么强烈的人,李慕思心里却有些不喜。

李慕思没再多想,出了卧室给徐莉莉倒水。

回来时,徐莉莉嘟嘟囔囔地说醉话:“我会拿钱回家的,会没事的,你们放心,会没事的……相信我,我会好好赚钱的……会好好赚钱的……”

李慕思听着她含糊不清的话心里一紧,这女孩缺钱……缺钱不是为了她自己。她有苦衷。

这个世界上缺钱的人很多,不是所有的女孩子都像李慕思那样有稳定的工作,像严梅那样有固定的资产,像魏晓燕那样有坚实的背景。这世上有些人还在为金钱奔波着。

而魏晓燕去哪里了呢?她与高羽谦那一夜之后跑去哪里了?那一晚真的能轻描淡写地过去吗?

魏晓燕一路上了高速,直到车子里的油快耗完了才找了个高速口下去。

这里是津都。魏晓燕来这里出过几次差,但都来去匆匆。把车子的油加满,去找酒店才发现所有的卡都被冻结了。

魏晓燕硬着一张脸站在前台从包里掏出一半的现金办了入住,然后提着皮包进了房间。

账户冻结这种事情一定是魏玉荣干的,她总觉得自己有办法整治魏晓燕。可魏晓燕打定了主意,这一次她才不会轻易妥协,没有云华集团她也一样能风生水起,魏晓燕不信的是自己对于云华就那么无关紧要。

略微点了一下还手里的现钞,魏晓燕进了酒店的地下酒吧。

酒吧里很热闹,舞台上有妖艳的女子跳着热舞,舞池里一群男男女女身贴着身群魔乱舞,灯光忽明忽暗的,一片纸醉金迷。

魏晓燕被埋没在混乱的音乐里,心却清醒得很,她找了个靠里面的位置坐下,要了几瓶啤酒。

眼睛不时扫向舞台上,魏晓燕看到有几个鼓手用力地敲着鼓,那样淋漓尽致的模样让她觉得很过瘾。

她看着他们洋洋洒洒地甩着头发有些恍惚,大学时她是学校乐团的一名鼓手,可她没敲得那么忘我和用心过。因为她有满怀的心事和抱负,敲鼓只是她的一种娱乐方式。现在想来,那时候自己真是浪费时光,该放肆的时候从未放肆。

魏晓燕看着他们出神,却不知道有人靠近了她。

“小姐,真巧。”对方说话声音里透着兴奋。

魏晓燕条件反射地躲了一下,回头看一眼,是一个男人,便当作没看见,不予理会,移身坐到离他远了一截的地方继续看表演。

“你不记得我了?”对方直逼向前。

魏晓燕头也没回:“你是混迹在全国的各个酒吧吗?怎么总是碰上你。”

这是她前一晚在酒吧遇到的那个中年男人。

“哈哈,说明我们有缘,有谁能在不同的城市能每天碰到呢?你看你到哪里我就在哪里。”

“只两天。”魏晓燕很不耐地反驳,“离每天碰到的概率还很远好不好?”

对方爽朗地笑了一下,然后凑近魏晓燕:“你想知道我总是出现在酒吧的原因吗?”

“不想!”魏晓燕傲慢地说道,对这种男人哄女孩子的伎俩她嗤之以鼻。

“呵呵!”男人尴尬地笑了声继续凑近魏晓燕,“因为我就是经营酒吧的,在每个城市的酒吧穿梭是我必须做的,去学习一下,扬长避短嘛,这是我的工作。”

“哦?”魏晓燕回头冷淡地看了男人一眼,“找女人搭讪不会也是你的工作吧?”

“你真会说笑,按我的工作性质我见过的美女不要太少哦,我不是什么样的女人都搭讪的。”男人高傲地挑了挑眉。

“呵!”魏晓燕冷笑一声,招手喊了一个服务生,“帮我换个座位好吗?最好安静一点儿,写个闲人勿近的牌子。”

服务生看了看魏晓燕,又看了看旁边的男人:“陈总,您看……”

“你下去吧,我帮这位小姐换。”陈东挥了挥手,服务生就退了下去。

魏晓燕回头看这个男人,陈东无谓地耸耸肩:“不好意思啊,没有介绍,这家酒吧是我的。”

魏晓燕低头拎起包打算离开,走了两步又折了回来:“你说你是这家酒店的老板?”

陈东点头,然后开口:“今天的酒钱算我的。”

“谢谢,那我直话直说了,让我在这间酒吧谋个糊口的营生吧。”魏晓燕说着扫了一眼舞台上的大鼓。

“小姐,真会说笑话,我陈东见人不少,您不是缺钱的主儿,何必来这里跟我讨什么岗位啊?其他不说,就你开的那车子一般人是不敢开出来的。”

“我偷的可以吗?你就说行还是不行?”魏晓燕问得很干脆。

“行!”陈东突然笑了,“原因我也不问了,就当我江湖救急了。”

“谢谢,那我明晚过来上班。”魏晓燕说着指了指舞台上的位置,“我就做鼓手。”她眼睛里有渴望的光。

陈东随着魏晓燕指的方向看过去,回头看着魏晓燕的眼睛,魏晓燕眼里的明亮就被他窥了去。

陈东很清楚魏晓燕这样的人,就是燕窝鱼翅吃多了,官场商场混烦了,想找个地方玩玩刺激,过过另一种生活。她既然想换一种生活方式,陈东就顺水推舟了。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猜你喜欢

书页

一念花开,一生一世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