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九章

帝凤高中之1 笨笨美少女

作者:雪儿
更新时间: 2007-06-28 12:01:29 字数:5006 分类:

都市小说

我又梦自己衣着华丽高贵的蓬蓬裙,梳理着包包头,满脸期待地站在高塔上!奇怪了,我怎么老做这个梦的?

这次不同!我可以清楚地感觉到我的王子的脸逐渐清晰了!

近了……更近了……好紧张哦,做了这么久的梦,我终于可以看到王子了!

可以看到王子的脸了!竟然,竟然是李恩哲?你把我的王子藏到哪去了!还我王子来!!

“哇!鬼啊!”

“砰!”由于惊吓过度,一个重心不稳就从床上滚了下来,趴在了地上,呃……

打击!太打击了!我的王子!呜……

“哎呦……好痛!”扶着我摔疼了的老腰直叫唤,怎么会是他?我的王子怎么会是他!这不可能啊,绝对不可能啊!

“叶未晞!”

“有!”条件反射下,我大声地回答,刚才好像是李恩哲在吼我?

迷茫地朝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只见一道黑影迎面扑来。

“你没事太好了!”李恩哲竟然一把将我抱住,那股亲热劲,真的……仿佛怕失去至爱?呸,呸,呸,叶未晞你睡傻拉啊,怎么会有这个感觉的。

“这,这里是哪里啊?”环视四周,到处是白白的颜色,还有电视机?这里是哪啊?

“这里是医院啊,完了,完了,果然撞傻了……”李恩哲摸着我的脑袋,喃喃自语地说着。

“我为什么会在医院的?”我明明记得自己在咖啡厅里,不小心喝了那个学长递过来的白兰地……白兰地!!天啊!我想起来,我乘酒醉强吻了李恩哲!!老天啊!打个雷劈醒我吧!

我竟然,竟然干下这天理不容的事!最可怕的是……我隐约记得在我昏睡前,听到他说我死定了!

“那个……你不小心撞到了头……所以,所以才进医院了。”

“是吗?难怪我脑袋好痛哦……”后脑勺上果然有一个大包,真是不小心,这么大个包,好痛的。

不过为什么我发现他的表情有点怪怪的呢?就好像做了什么亏心事一样……

“是啊,瞧你多不小心,都说你太笨了。”李恩哲心虚地眼神乱飘,然后大声地教训道。

没敢再怀疑他的话,也是,我平时走路都能撞到电线杆上,喝过酒以后肯定更不稳了,我果然太小心眼了,怎么可以怀疑是李恩哲乘我睡着偷打我呢。

“我哪笨了!只是一喝酒就会……”我这个大嘴巴!这不是在提醒他我刚才干的好事嘛!猪脑子啊!

“会怎么样?”李恩哲好奇地凑近我,而我忍不住往后挪,直到无路可逃,这才不甘愿地硬着头皮对上他的视线。

我怎么就这么嘴快呢!要不是打自己嘴巴会疼,我肯定毫不犹豫地给自己两嘴巴,真是笨嘴!

“没,没怎么样……对了,安学长呢。”我告诉他才怪了,好给他个把柄笑话我?我又不傻!

“那变态不用管他,你倒是说说你喝了酒会怎么样?”李恩哲哪肯就这么放过我,转移目标不成功……宣告失败,继续被审问ing……

“都说了没怎么样了……干嘛还问啊!”我无力地挣扎道,我死也不会说的!比驴脾气谁有我驴!没有最驴只有更驴!我说没有就是没有!

“那好,我们来算点小帐。”李恩哲似乎并不是很在意我喝酒的问题,突然露齿一笑道,那小虎牙在灯光下,竟然还闪了一下亮光!

绝对,绝对没有好事!这可是我跟他相处这段时间来的经验之谈,每当有什么事的时候,他都会这么诡异地笑起来。

我只觉得背后一凉,结结巴巴地回答,“什……什么小帐?我哪有什么帐可算的啊?”

“就是你下午……”李恩哲盯着慢慢说着,那眼神好恐怖啊!

“是,是我错了……我不该借着酒劲强吻你,我有罪!我发誓我不是故意的!而且……而且那也是我的初吻……”闭着眼睛不敢看他,珠连炮般地一顿说,不是说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吗?既然这样我还不如老实交代。

“……”李恩哲好笑地望着我,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我偷偷地睁开眼来,小声问道,“那个……你在生气吗?”

“初吻。”李恩哲只吐出两个字来。

初吻?他是说他的还是说我的?如果说的是我的话,呜……我的初吻啊!就这么没了,而且还没的不明不白的。

“嘎?”

“那也是我的初吻。”李恩哲一字一顿地说完,奸笑起来。

“吓!骗人吧?”又忽悠我吧?怎么可能的事!

“你在怀疑我说的话?”李恩哲危险地眯起眼睛,只要我敢点头,估计他能立刻往我的小胖爪子上咬下来。

“没,没有,只是有点惊讶。”立即摇头,一脸我很诚实的表情,才勉强逃过一劫,我要不怕死才会承认我真的怀疑他的话,在美国长大的人,竟然初吻还在?

骗乡下小孩哦,没见过猪跑,也好歹吃过猪肉,电视上那些外国人都那么猛的,打招呼都是用亲亲的。

“我可不是那种随便的人。”李恩哲撇撇嘴不满地反驳,见我那忠君爱国的脸,他也找不到什么借口来欺负我。我发现,其实长的老实,还是有好处的!

不是随便的人?那随便起来就不是人了?

“不管怎么样!你要负责!”李恩哲顿了顿,赖皮地说道。

什么人啊?竟然还摆出那无赖的样子,让学校里的同学来瞧瞧,就这模样,看谁还崇拜他,不就考试拿个全年级第一嘛,了不起哦,我也拿过第一啊,只不过是倒数的而已……

“负,负什么责?”不会是我想的那个吧?

“你强吻我,而且是我的初吻,难道不要负责?”李恩哲还不断地指着他那唇,死命地提醒我,下午的时候所干的好事。

呜……我也是受害人好不好,要不是学长那白兰地,我也不会强吻李恩哲,我恨白兰地!

我的初吻就这么莫名其妙地没了,而且自己还没什么感觉……亏大了!

“可,可这也是我的初吻啊,最多,最多算扯平了……”

还没等我说完,李恩哲就吼了起来,“你,你个笨丫头!比猪还笨!我都这么明显了,你竟然还不明白?!”

“明白,明白什么啊?”我怎么知道他到底要说什么啊,老是让我猜来猜去的,明知道我笨,还找我麻烦……

“你真是人头猪脑!我都这么明显了你还看不出来!你想气死我啊?”李恩哲黑了半边脸直直地盯着我,那眼神,仿佛在他眼前的,我叶未晞是无药可救的笨蛋。

“你才人头猪脑!像我这么聪明伶俐怎么能和猪相比!”气死我了!

“猪都比你聪明!我喜欢你!你这个笨猪妹!”忍无可忍下李恩哲终于吼出声来。

“你才是笨猪妹!等……等等,你刚刚说什么?”想也不想就吼了回去,可才说了一半就结结巴巴地问,他刚才说喜欢我?天啊!别再乱跳了,我的心脏啊,你一分钟跳一百二十下会死人的。

我在做梦吗?我捏了一把自己的脸,疼!疼!疼!

“说,说什么,没听到算了。”李恩哲侧过脸,撇撇嘴说道。

“你说你喜欢我!是真的吗?”偷偷观察他的表情,问。

“你竟敢怀疑我的话,奴隶,你是不是皮在痒啊!”果然李恩哲他又是暴跳如雷地吼我,嘻嘻,他喜欢我……

“又叫我奴隶,你是坏人!”

“哈哈!对,我是坏人,一个只欺负你的坏人。”

嘻嘻,喜欢他的话还是暂时不说,现在要是说了肯定能把他得意死,反正时间我们有很多……

以后看谁欺负谁哦!哼哼!李恩哲你等着接招吧!

“你亲了我就要对我负责,所以从今天起,你就是我女朋友了,以后要乖乖听我的话,听到没?”

“我什么时候不乖了?”有这么叫人负责的吗?也只有李恩哲这个家伙,才想得出来的……

提起来李恩哲就有气,抬手在我额头就弹了下,“我叫你别和那变态约会,你还非跟我唱反调!结果怎么样!要不是我在的话,你初吻就给那变态了!”

揉着我可怜的额头,我委屈地说道,“我知道错啦……”

“真的知道了?”李恩哲捧起我的脸,眼底满是笑意地问。

“恩恩,我知道错了。”猛点头表示我的诚意,要知道李恩哲这家伙可暴力了,我要敢说声不知道错,天知道他还能想出什么来整我!

“这才乖,夸奖你了。”李恩哲摸摸我的头夸奖道,直接给他记白眼,谁要你的夸奖哦。

你以为我是你家小狗啊?还夸奖你了……

“至于奖品嘛……就是这个。”

“唔……”正准备问什么奖品,谁料声音竟完全被李恩哲热的双唇夺了去,本欲出口的话语也一并被他的吻淹没了。

不知所措的我,瞪圆了双眼,手也不知该放在哪好,现在可不像下午那时候喝醉了,清晰地感觉到他双唇的温度。

“你是笨蛋吗?没人告诉你接吻的时候要闭上眼睛的?”

谁来告诉我这个?老师吗?会告诉我才见鬼了,顺便给了他一个白眼,还是乖乖地闭上了眼睛。这就是吻吗?为什么李恩哲的吻会让我有一种窒息感。

我下午强吻他,跟这个比起来……根本算不上什么嘛!

“你,你骗人!”

“我骗你什么了?”李恩哲被我闹得莫名其妙地问,谁能想刚接吻完,女方会说男方骗人的。

“你以前肯定有接过吻!!”捂着嘴,我愤愤地指控道,骗鬼!他那熟练的程度,哪像没接过吻的!

“死丫头!你敢怀疑我,找捏啊你。”

你已经捏了,呜……

“不是,就不是嘛……干嘛用暴力啊。”被他捏着脸,我满是委屈,我招谁惹谁了我?

放手啦,敢情不是捏着你的脸不疼是吧,我疼啊!

当我眼角的余光看到他脸上那朵可疑的红晕时,我脑袋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他是不是在害羞了?

可是!为什么他害羞就来蹂躏我的脸?

正当他蹂躏我的肉肉脸的时候,突然传来敲门声,李恩哲这才不甘愿地将在我脸上的爪子挪开了,瞧他那表情,我的脸有这么好玩吗?

可恶!总有一天!我要拿你的脸当面粉团来蹂躏!

突然门外传来了敲门声,接着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我可以进来吗?”

“请进。”我大声地回答,就怕门外的那人听不到。

“学妹你没事就好了,我还以为你非撞出个脑震荡不可了。”安佑祈担忧地问道,眼神却在我与李恩哲之间徘徊。

不会是学长发现了什么吧?

“安学长?怎么是你?”来看我的人竟然是学长,他的下巴似乎还没好,很明显的红肿,可怜哦,那好像是我男友打的……学长不好意思了,我可不能帮你声讨犯人,因为……我不敢。

“嗨,野兽学弟。”安佑祈站到他认为安全的位置,这才敢向李恩哲打招呼。

学长不说话还好,一开口就气的李恩哲几乎暴血管。也许他们注定就是天敌,从没见过李恩哲对别人那样态度的。

“你个死变态!不要叫我野兽学弟,你耳朵放家里没带出来吗?”李恩哲脸色一变吼道,可怜的李恩哲,老被学长刺激到。

安佑祈很满意李恩哲的态度,笑眯眯地走到我的病床边,眼底尽是诡计得逞的得意,“学妹啊,你都不知道下午野兽学弟抱着你的时候……他……”

“你给我滚出去!”

“学弟啊,我脸都被你揍得跟猪头一样了,你怎么好意思这么野蛮地对我?”安佑祈装可怜博取同情道,他的下巴上的红肿实在是……有点很刺眼。

“安学长,你说他抱我然后怎么了?”我好奇地发问,却不知正好落入学长的陷阱里。

安佑祈一派我是无奈的表情,贼笑道,“看,学妹很有兴趣呢,你就不要阻拦我了,亲爱的学弟。”

“你!”出于对学长脸上的伤的愧疚,李恩哲虽然有气,却也认了下来,谁让他先出手伤人的。

“学妹,你知道你后脑勺上的大包是哪来的吗?”安佑祈有意地指指我后脑勺上那个明显凸起的部分。

“不是说是我摔倒的时候撞到了吗?”摸摸头上那个大包,我疑惑是望着李恩哲,难道他会骗我?

“撞的确是撞到的,不过呢~不是你自己撞到的。”安佑祈偷偷瞥了一眼在他身旁的李恩哲,而李恩哲极其不自然地晃动胳膊,将头扭向另一边去。

“什么意思?”我的脑袋快被学长说的打结了,就不能一次说出来吗?非要拐十七八个弯的!累不累啊!

安佑祈贼笑地看着李恩哲那冷硬的表情,顿时满足道,“这小子抱你出门口的时候,不小心没注意到大门,结果你的脑袋……就去跟那大门较量了一下硬度。”

真是一物克一物,李恩哲老是欺负我,却碰上个以欺负他为乐趣的学长……

“事实证明,学妹你的脑袋比较硬。”安佑祈那灿烂的笑容是多么的刺眼!

哇列!学长你也太损了点吧,被撞已经很倒霉了,还这么调侃我,难怪刚才李恩哲一脸的心虚的……原来是他抱着我的时候撞上的,唉……谁让我占他便宜在先呢。

苦着脸,摸着我后脑勺上的大包,我委屈地说道,“学长,你说的也太毒了点吧?”

“我完美的脸被这小子揍成了猪头,还不许我说话?太没天理了!学妹你都不帮我。”安佑祈委屈地摸着自己的脸哀怨地望着李恩哲,那表情那动作,十足的怨妇!

笑死我了……学校出名的人物,在我病房里一脸怨妇的样子,还是我一直认为是天使的学长。

“你活该!谁让你亲她的!”李恩哲不屑地反驳道。

“学弟啊……”安佑祈突然不怀好意地凑近李恩哲,吓的李恩哲是反射地像后倒,还好他反应比较灵活,不然肯定和我一样,头上一个大包!

“干嘛?”李恩哲一见他靠近自己便后退两步,防备地问道。

“你过来点。”安佑祈勾勾手指对李恩哲说,他这么一说,李恩哲又退后了两步才放下心来。

学长他到底想做什么啊?看他一脸神秘兮兮的样子,我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你想干嘛?”李恩哲瞪着安佑祈问,基本上李恩哲防安佑祈跟防贼没啥两样,也许贼更好对付一些。

“告诉你一个重大的决定……”安佑祈露齿嘿嘿一笑道,为什么我觉得这个笑容非常眼熟?好像……好像在李恩哲那经常看到的样子。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猜你喜欢

书页

帝凤高中之1 笨笨美少女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