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十章

帝凤高中之1 笨笨美少女

作者:雪儿
更新时间: 2007-06-28 12:02:02 字数:7173 分类:

都市小说

“什么?”

“学弟,自从下午我被你揍了一拳以后!我就深深地被你吸引了,我决定!要追求你!”安佑祈说完便跳离李恩哲一米远左右,对与李恩哲暴力,他似乎还是心有余悸的。

“嘎?”

上帝啊!是我没睡醒,还是我一觉醒来世界突然变了?学长他……学长他突然说要追求李恩哲?这是什么情况??男人追求男人?

“你这个变态!离我远点!”李恩哲恶狠狠地瞪着安佑祈警告道。

如果不是李恩哲理智还在的话,我想他可能会再揍安佑祈一顿。

“学,学长……”

“可爱的学妹有什么事吗?”安佑祈微笑地转过头来,那笑容仿佛刚才宣言只是一场玩笑罢了。

“李恩哲好像是男的耶……”我不禁提醒学长这个非常明显的事实。

可他接着的话,立刻让我的希望破碎得一干二净。

“我当然知道他是男的,如果不是男的我也不用挣扎了这么久才下定决心,我很肯定!我要追求他!”安佑祈说着背对着李恩哲,调皮地朝我眨巴眨巴眼睛,听他的语气,绝对不容许别人怀疑他的决心,可是他的表情又在告诉我,他只是开玩笑的。

到底哪个才是真的?

“可是……我刚答应他交往耶……”在学长的注视下,我结结巴巴好不容易才将话说完。

这大概算是申明所有权吧!虽然我是气势……实在有点底气不足的样子,没办法,有谁能面对一个男生说要跟你抢男友还很镇静的?

“那么……学妹,我们将成为情敌了。”安佑祈兴奋地伸手握住我的手宣布道,“很高兴认识你哦,我叫安佑祈,帝凤高中三年级的学生,在未来的日子里我们将成为情敌关系。”

啥玩意?情敌?

我的恋情还没正式开始,就多了一个男人做我的情敌?

天啊!这个什么世道啊!怎么连男人都跑出来跟我抢男朋友?不要以为我笨笨的就好欺负!跟我抢男朋友,你还差的远了!你是男的!不可以跟我抢王子!!再抢我就跟你急了!

梦里,我终于找到了我的王子,虽然他比较像是恶魔,可是他却是我一直等待的王子。

他勇敢地看着我打倒恶龙,胜利地朝他扑去,还没等我扑到我的王子,学长穿着天使装窜了出来,奇怪了,学长怎么什么时候都会出现的?

他贼笑地抢走了我的王子!啊!啊!过分!

你是男的!不可以跟我抢王子!再抢我就跟你急了!

哀怨……这几天的梦,学长出现的频率比李恩哲还多,都是学长不好,总是阴魂不散地跟着我们,上学一起……午休时间也一起,放学,不管你溜去后门也没用,学长就好像在我们身边安排的奸细一般,总能在最关键的时刻逮到我们。

这不……又来!学长,你懂不懂要给情侣二人世界的啊!

很明显,他是不会明白的,他现在可是我的情敌。天下第一大笑话,别人的情敌通常是个同性,而我的情敌却是一个如假包换的异性!

学长要是扮女人的话……可能比我好看,自卑了!

“嗨!”安佑祈手上提着小便当盒,开心地向我们招手道。

据我所知,学长以前是不吃便当的,可是自从那次他爱的告白以后,我们躲起来吃便当,他也跟着吃起了便当,而且,听说这还是他亲自做的!

天知道我连煎个荷包蛋都能煎糊了,别说那美味可口的饭菜了,又被比下去了……学长比我还贤惠。

“我说你又来做什么?”李恩哲厌恶地指着安佑祈吼道,唉……你吼了他还是照样来,省点力气吧。

我已经懒得去计较学长这个超级大电灯泡了,反正他做的便当也好好吃的!~

“学弟,你不欢迎我吗?”安佑祈哀怨地诉说着李恩哲的无情,学长……我真的很想给你递条手帕!这样效果就更加完美了!

要是学长加入演艺圈,那可就发达了,就凭学长那演技,不用说也知道了,演什么就像什么。

“废话,每到吃午饭时间,你就跟个幽灵似的出现,不管我们躲到哪吃,你就一定会出现!你是鬼吗?”

我和李恩哲几乎已经算是藏遍了帝凤校园所有隐蔽的地方了,可是……还是难逃学长的魔掌。

“学弟,这证明我们心有灵犀嘛。”安佑祈作势抛了个媚眼过去,看的我胳膊上的鸡皮疙瘩开始狂魔乱舞起来。

学长,形象啊!

“鬼跟你心有灵犀!你给我滚远点!”李恩哲抖着鸡皮疙瘩跳离学长老远,就怕安佑祈靠过去。

“不要这么无情嘛,学妹这个很好吃,来尝下看。”安佑祈顿时满足地笑开了,心情大好地招呼我吃他做的便当。其实学长的便当盒分两层,底下一层的正餐,而他递给我吃的正是最上层的点心。

“不许吃!”李恩哲虽然人逃的老远,可管的依然很宽。

你已经说晚了……我的爪子早就自动抓上了学长递来的点心上,僵持地抓着点心,无辜地望着远处的李恩哲,不知该把点心放下好,还是塞进嘴里好,为难啊……

你怎么不早说,早说我就不拿了嘛,不过,要是早叫我不许吃,我会这么乖不吃吗?答案是:不可能。

“唉,学弟啊,你怎么忍心让学妹可怜地看着点心不能吃呢?女生就像是花朵,是要我们来呵护的。”安佑祈谆谆善诱地陈述他一贯做风,所以在女生面前,学长永远是那么温柔,善解人意,可是……为什么在我面前不是了呢?难道我不算女生了?

“你少废话!吃你的饭。”

无奈下,我还是心不甘情不愿地放下了手中的点心,实在是李恩哲瞪着我的样子太恐怖了,我不得不屈服于他的淫威之下……

哀怨……无比哀怨,为什么我不能吃那点心,它看起来好好吃的样子,我也知道它的味道肯定要比它的样子还要好吃,可是我不能吃,哀怨!

僵持下,李恩哲也只好最终妥协道,“吃完饭再吃点心……”

“好耶!我最喜欢你了。”

“当然,你不喜欢我,你想喜欢谁啊?”李恩哲昂首挺胸道,瞧他那得意劲,要是真的向他告白,还不把他大牙都给笑掉不可。

所以我决定,在短时间内,不说那三个字。

“学弟我也最喜欢你了~”安佑祈兰花指戳,吓得李恩哲筷子差点没掉到地上。

“你去死!”

“好无情啊你,学妹!”安佑祈笑盈盈地将魔爪伸向了我,准备在我这里寻找点温暖。

李恩哲一掌拍掉安佑祈的魔爪恶狠狠地骂道,“你个死变态,离我女人远点!”

唉……乱了,乱了,全乱了,这到底是什么事啊?

为什么别人谈恋爱都是快快乐乐,也许有泪水,却也是甜蜜的。

而我,却要跟长的比我漂亮,不管从各方面都比我强的学长抢男友呢?难道是我太久没看电视,所以落伍了?有这可能……原来还有男追男的哦。

“喂,你在想什么呢?”李恩哲好奇地捏着我的脸问。

脸上那只不安分的爪子,彻底将我捏醒,“啊?没,没想什么。”

“没想什么能吃的一嘴米饭?还掉了不少,是谁平时说不可以浪费的?”李恩哲无奈地看着我便当盒外的米粒。

“吓!竟然掉了这么多,浪费啊!”我这才发现,原来我吃的时候掉了这么多米饭,要被我老妈知道,非拿着她那6寸高的高跟鞋追着我打了。

“瞧你吃的,说你笨还不承认。”李恩哲那是什么表情,你当我是三岁孩童吗?

人家只是有点点迟钝!可是我一点也不笨的,真的!“哪有笨……啊!”李恩哲轻笑了声,突然俯下身来,竟然接着的动作,舔,舔掉了我脸上的米饭!

“喂,你,你竟然……”顿时一股红潮登时迅速自脖子爬上脸蛋,就连耳根子部变成赤红色。他,他怎么好意思做这个的!天啊,丢死人了!

“我怎么了?”李恩哲无辜地朝我眨巴眨巴眼睛问。

他竟然还好意思问,我,我现在只想找个地洞钻进去算了……

“坏蛋!这样很丢人的也。”羞得只能象征性地捶了他一记,真捶我可不敢,我那力气,我怕把他给打死。

“有什么关系,又没人看。”

没人?他还真好意思说哦,这么善良的两千五百瓦在边上,这叫没人?

“咳!咳!我不是人吗?”安佑祈故意咳嗽两下,指指自己问,可怜这个电灯泡似乎还不够亮,又再次地被我们忽视了。

“你是变态,就喜欢偷看情侣,所以你不算人。”李恩哲恶毒地说完,还鄙视地瞪了安佑祈一眼,以证明他对电灯泡的厌恶。

“亲爱的学弟,人家也要亲亲嘛!”安佑祈不依不绕地扑上前去,准备恶心死这个“亲亲爱人”。

“死人妖!滚远点!”

瞧那饭才吃了一半不到,光这两个人闹腾就能把午休时间都折腾完了,“好了,不要吵了,再吵下去,这顿饭该吃到放学了。”

“啊呀,我忘记下午我有约学姐研究科目的。”安佑祈一看手腕上手表的指针,手上开始收拾起餐后的残局,真是具代表性的新好男人。

“学姐?学长……你不是高三吗?怎么还会有学姐的?”难道还有高四班?

“是早我一年毕业的上一届,现在已经是大学生了,是个既温柔,又可爱的女生哦。”

“约会就约会,还说什么研究科目,你个死色鬼。”李恩哲不屑地揭露真相。

“学弟,你是在嫉妒吗?我太高兴了!来亲个!”安佑祈微眯的眼里闪过一丝恶质的笑意,飞身准备再度扑向李恩哲。

“想找揍吗?”李恩哲挥挥着拳头示威道,真的是,跟个小孩子一样,完全看不出学长故意在逗他。

安佑祈不自觉地摸摸自己已经痊愈的脸颊,“我说学妹啊,学弟这么暴力,你是不是该考虑换个人呢?比如说品性优良、性格温柔、善解人意的我。”

“学长……你不是说要追李恩哲的吗?”

“那个哦,为了可爱的学妹,抛弃他不成问题。”安佑祈含泪说道,那泪是笑出来的……

“你个花心大萝卜……别来指染我的人!”李恩哲一把将我拖离学长老远,才安心道,“快吃,我们离这个变态远一点。”

“学弟你真是可爱,唉……还是不舍得你啊,我先走一步哦,不要太想我了。”安佑祈憋着笑,提起便当盒准备离开。

“鬼才想你!”

哪知道安佑祈猛地一个转身,大步向李恩哲靠近,“唉,学弟你太热情了,连做鬼都要想着我,我难以回报,只好以身相许了!”

“你去死!我先回教室了。”吓的李恩哲丢下我独自逃逸……

我从来不知道李恩哲原来这么好骗,那不就表示经常被他骗的我……更像个呆瓜?

“哈哈!!”安佑祈当场不顾及形象地笑倒在地。

无奈地递过去一张面纸,瞧他笑得连眼泪都出来了,“学长……你好像很喜欢欺负他哦?”

“笨笨的学妹竟然看的出来我喜欢欺负他?你不心疼?”安佑祈这才停止笑意,直勾勾地望着我。

不要这么看着人家啦,我会害羞哒……其实心里在想,多看我一点吧,多看我一点吧。我果然被他们两个带坏了……

“学长,我只是反应有点迟钝。”我不解地反问,还很有同胞爱地拍拍他的背,鼓励道,“心疼?为什么要心疼?你继续欺负,我看好你的。”

“学妹你太可爱了!要不是这小子先把你给订下了,我真想拐你回家。”安佑祈宠溺地揉揉我的头发,这才叹气道。

唉……我才要叹气,再被你们揉下去,你们将见到一个不满二十岁就因为人为原因秃头的女生了。

“学长,你的约会要迟到了哦。”

“不逗你了,这些东西你拿得动吗?”安佑祈的绅士风度再度发扬。

“学长你忘记我的外号了吗?”我别的没什么,就是力气大,虽然这是我的优点,却也是我心中的痛。前两天我不小心把班主任老师的杯子给捏碎了,我发现除了我家用的东西以外,怎么学校的东西都坏的这么快的?

我家的杯子和碗,全部都是用不锈钢做的,绝对百分百的结实。

“哈,真的不小心给忘记了,那我先走了。”安佑祈这才想起来,朝我挥手道别。

“恩。”

还是回去看看他吧,明明比我聪明的多,却老被学长耍,平时欺负我那点聪明劲跑哪去了,让人不禁怀疑他是不是……故意的?

甩甩头,企图将这个可笑的想法从脑袋里去除掉,怎么可能嘛。

屁股都还没坐热,突然被人从后方叫住,“叶未晞。”

缓缓地转过头去,这不是班上的班花金玟珠?我迷惑地指着自己,不确定地问,“啊?你是在叫我?”

“全班就你一个姓叶的,我不叫你叫谁啊。”

“哦……那你叫我什么事?”点点头,的确,我们班上姓叶的还真是只有我一个人。

“把你的位置让出来,我要坐这里。”金玟珠趾高气昂地说道。

让,让出座位?我挖挖耳朵,不确定地问,“啥?那个……我没听清楚,麻烦你再说一遍。”

金玟珠蔑视地说道,“你这个人怎么这么迟钝啊?我让你把座位让出来,我可不是在拜托你,这是命令。”

“不,不要……”在李恩哲目光下,我不得不摇头道。我要是不拒绝,吃苦头的可是我。

“你竟然敢拒绝我?不可原谅!不可原谅!”金玟珠一跺脚愤然离开了,谁也没把她的话放在心上。

我望着她离去的背影,纳闷地问,“她说的是什么意思?”

这个人到底跑来干嘛的?

“我怎么知道,别管这个无聊的人,昨天教你的习题你会做了吗?”李恩哲哪会管别人的死活,他只注意他关心的人。

“那个啊……应该会做吧……”

“你个笨蛋!什么叫应该会做?”李恩哲狠狠敲了一记我的脑袋,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那个……那个,好啦,我承认我不记得怎么做了……”

“你……”李恩哲已经被我气到没力了。

“不要这样啦……人家有很努力地去记啦。”我就是记不住那些数字嘛,我也想顺顺利利做完习题。

“可惜就是记不住。”李恩哲没好气地接话道,真是一点也不给面子。

“喂,你就不能鼓励人家一下的啊?”竟然和我老妈一德行,就知道打击我!不知道打击是不对的吗?打击如花似玉正值大好青春的花季少女!太可恶了!

“星期六来我家,我让厨子给你做好吃的,总行了吧。”

竟然用食物诱惑我!告诉你!!我爱死你了……好吃的耶!

“好耶!”

突然感觉背后一道毒辣的视线正瞪着我,汗……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我估计就倒在血泊里了,悄悄地转过头去,就与金玟珠四目相对,她眼神里充满了怨毒。

好……好恐怖!

“怎么了?”李恩哲见我愣住了,轻捏我的脸问道。

应该没什么事吧?虽然金玟珠眼神里的怨毒比较恐怖……

“没,没事。”

那句没事以后,我就经常有事没事地发生小意外。比如,正端着饭盒发呆的时候,就会有人过来将我手上的饭盒撞翻,结果,就光明正大地吃李恩哲的!

自那以后我更没好日子过了,上体育课,被人关在女厕所内,开玩笑,我是谁啊,一掌拆了厕所的大门……当然免不了被班主任老师一顿臭骂,好在李恩哲帮我赔偿了修理厕所门的钱,不然我可真被老师骂到臭头,不被骂死,也被老师的口水淹死。

游泳课就更夸张了,连我换的泳衣都被人用刀割的完全看不出原来是什么样子,看来割的人还有点野兽派的架势,不过,我还真想谢谢割我泳衣的同学,好人啊!我最恨游泳课了,让一个旱鸭子下水是什么下场?摆明的嘛,丢下水就直接沉了……

再说了泳衣也不是我买的,李恩哲嫌我原来的泳衣丑了,荼毒他的眼睛,硬拖着我去买的,切,他也没选的多好看嘛,不但包得严严实实,还黑漆抹乌的,跟个老阿婆穿的一样。

下午的太阳好毒辣,明明都已经进入秋天了,可还是这么热,早上老妈硬要我穿上细衫上学,下午一热就被我脱掉丢在抽屉里了。

眼见快到放学了,还是乖乖地穿回去好。

“啊……我的袖子……”怎么一直找不到袖口啊?不管我怎么努力伸手,那袖子就是穿不过去。

“怎么这么笨的,连个衣服都穿不好。”李恩哲皱着眉头责难道。

“才没呢,是我的袖子被什么东西缝住了似的,哎呀……好痛。”指尖上一阵刺痛,缩回手一看见红了!

“让我看看。”不由分说的,李恩哲将我的手拉过去。

“呜……出血了,好痛。”

“乖,不痛,我有带OK绷。”李恩哲安抚地说道。

呃……一般人,谁会上学带这个?

“恩,衣服好奇怪哦,怎么会这么锋利的。”穿衣服我还是第一次割到手,奇怪了,我衣服什么时候带刺了?

“衣服拿来,你这么笨,连穿衣服都会受……”李恩哲突然顿住,直直地瞪着我那衣袖。那眼神,我非常怀疑,我那可怜的袖子会被瞪出一个洞来。

“晕,谁这么无聊!竟然在我袖子上弄这玩意的?”简直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我就算平时好脾气,也不能这么过分吧?老鼠……呸呸!是老虎不发威当它是病重的加菲猫?

“金玟珠!这是不是你做的?”李恩哲大步走到金玟珠桌前,将我的衣服丢在她面前。

不要这么用力啊?那衣服是新的也……

“李同学你竟然记得我的名字,我好感动哦。”

难道金玟珠不但是个花痴,还是个白痴?李恩哲那跟黑刹神没两样的表情,她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还在为李恩哲记得她名字而感动?

不知道是她神经太粗了,还是太过自信。

我要看到李恩哲那表情,铁定离他十米远,恩……或者再远点,反正保持安全距离就对了。

“我问你,这是不是你做的!”

“是又怎么样?那是她活该,谁让她要妨碍我的。”金玟珠含糊地回答道。

“这么做很有趣吗?”李恩哲顿住,才又继续说道,“谁给你权利,谁允许你欺负她的?可以欺负奴……她的人只有我一个!”

他,他差点当着全班的面上叫我他的奴隶!天啊,他要真叫了出来,我以后不用活了!

哼哼,还好他没说漏嘴,不然我以后都不要理他了!

“是啊,每次看她白痴的脸,我就觉得不舒服,特别是像我这么高贵的人,不过要求她让出本该就属于我的位置,竟然敢拒绝我!太不可原谅了!”

我的脸看起来很白痴吗?会吗?明明最多算精忠报国吧,哪有白痴这么夸张……想着我不自觉地摸摸自己的脸。

“什么叫本来就该属于你的位置,这里有什么本该就属于你的。”李恩哲不敢置信地眯起眼睛来,每次他开始生气了,就会眯起眼睛。

“你,我要你。”金玟珠丝毫不知道害羞两个字该如何写。

“就你?凭什么?”李恩哲不屑的表情完全泄漏了他内心的想法。

“凭我是金玟珠,金氏家族的女儿,凭我喜欢你,所以你也要喜欢我。”金玟珠自傲地挺胸趾高气昂地指使道,她以为她喜欢的别人,别人就要也喜欢她?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

“在我眼里,你什么都不是,麻烦你离我远点,否则别怪我无情。”李恩哲冷冽地警告,周围的空气仿佛瞬间凝结住一般。

“你……”

“别这么说嘛……人家毕竟是女生……”我忍不住搭腔,这么对一个女生实在是好可怜的。

“你是猪啊?我在帮你出头也!你竟然还帮这个花痴说话?”要是李恩哲会喷火……估计他第一个想把我烧死。

“可是……”

金玟珠一把推开我,“你给我滚开!我跟李恩哲说话的时候,轮不到你这个贱民插嘴!”

“金玟珠别让我再说第二遍!不要动我的人!”李恩哲厉声吼道。

“你……好帅哦!好有男子气概哦。”金玟珠又开始花痴了。

这个人是白痴吗?

“滚!给我滚远点!”

我真的想跟他说,你叫金玟珠滚远点,她会听才怪了,我算是明白了。

“李恩哲我要定你了!”金玟珠高声宣誓,将女人之间的战争点燃。

虽然李恩哲决绝地拒绝了金玟珠,可这个金玟珠仿佛是从火星上来的,完全听不懂别人的拒绝,怎么说都不明白,瞧她两眼冒着红爱心就知道了,李恩哲的威胁一点用也没有,反而起了反效果。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猜你喜欢

书页

帝凤高中之1 笨笨美少女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