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生小说 > 仙侠小说 >道衍 > 第二十二章 上天有好生之德
第二十二章 上天有好生之德
作者:念她   |  字数:5154  |  更新时间:2017-06-23 13:43:03  |  分类:

仙侠小说

无涯却有崖,生也无涯,死也无涯;求仙问道,妄入长生,仙道有崖这句话流传了有近百年,前来无涯深渊求仙者多如牛毛,其中不乏王公贵族,大富大贵。但是结果,却是和那平民一般无二,无比悻悻而归。

传说中,有仙人居住在这无涯深渊对面的谛仙居,谛仙居有无涯深渊的天险,常人不得过,鸟兽也飞不得,而且常年有毒雾从深渊冒起,桥上十里范围之内尸骨遍地,阴火不断。

无涯深渊上面有一桥,可达谛仙居。人称“生死桥”,上了此桥,生死一线,半脚已经踏入了鬼门关。即使如此,每年来此过生死桥已经不断,不为其他,只为长生,为求仙。

没有人知道是否谛仙居真的有仙,但是他们知道一点,那就是每年到了十月。无涯深渊上面的生死桥会开启一次,若是寻常时候。毒雾常在,根本无法识别这路径,唯有这十月,毒雾才会稍微稀薄些。所以每每到了此月,也会被人称为是渡生死桥的最好时机。

谛仙居是否真的有仙?无人可知。站在无涯深渊的一面对望,可以模糊的看到对面有着彩霞满苍穹,隐隐约约还能听到龙吟之声。有过传言,有人曾亲眼目睹仙人脚踏金色神龙而至,但是这也是只是传说,真实度无法鉴定。

从周城来到此处,周易已经停留了半月有余。马上就要进入十月了,周易不愿意放过这难得一见的景象。并非是周易贪求这长生成仙之法,只是这荒芜深渊挡住了向东之路,若是要绕道而行,根据地图少说也需要一个月有余。如此一来,周易索性停下了,看看这谛仙居和无涯深渊究竟有何奇妙。

向东数十里,便可见一峰。山峰上有一界碑,上刻“不为人”,意思只要过了此桥,便再难为人,不为仙,便为鬼。

周易找了一个离此峰略微偏远之地,居住在茅屋之下。远远望去,可以看到去那山峰之人队如长龙。周易心中感叹,世间何处有这长生之法?空明真经上记载万物相生也相灭,想要达到不灭,则不生,有生就有灭,可是生灭是这天地自然之理,如何能够违背。所以,想必这仙人嘴中的长生也应是骗骗众生。

“大哥,你要去吗?”莫言站在周易的身后,看着那上山的人群,开口问道。

周易点头,经过这几日的停驻,周易打探了一个让他很是心动的消息。并非是什么仙人传说,而是据说有人在石碑处看到了一火珠,有着毁灭一切的威能,乃是天地至阳之物。

这对周易有着强烈的吸引力,如果传说是真的,那么周易的确飞去不可。倘若周易得了这火珠,那么他就有可能将阳之力修到圆满,届时甚至有可能开出人元九鼎中的第一鼎——开元鼎。

此鼎若是开了,那么就意味着周易就真的有了可渡苦海,达至修真界的资本。而且,空明真经上有道,开元鼎成,则是脱胎换骨,重获新生之际。那日周易甚至会有机缘重新凝聚根骨,摒弃这修道废才之名。

莫言知道周易心意已决,也难再开口。几日下来,听说了这无涯深渊的凶险,去之不回那是十十之数,心中虽然知道自己大哥乃非常人,但是心中却也没有底。周易做好了选择,自己也无什么理由去拒绝,只道是让周易小心点罢了。

宋胖子将此处一切都打点的安稳,知道周易要去闯无涯深渊,没有多说什么。这个十岁孩童在他面前有着太多的不可思议,在他的心中已经是恍如万能的一切。他需要的只是在后面好好的尽心自己的本职,等待周易的归来。

在茅屋里又是停留了有十日,一夜喝尽了整整九个酒壶。这是周易第二次喝酒,已经没有了第一次的苦辣感觉,相反心中还会有一丝的甘甜,那寂寞的心在酒杯之下得到了片刻的满足。

三杯下腹,便倒下睡了。留有莫言和宋胖子两人互相对浊,莫言虽小,却是不知从何处学来这一身的酒量,将这走南闯北的宋胖子也是喝得酩酊大醉,不醒人事。

梦中有倩影,周易捉摸不住,越走越远。周易只能停留在原地,轻唤珠儿,却是不见珠儿回头,反而越走越远,形同陌路。周易徒步追赶,却见一只大手拍下,要将自己捏成肉泥,惊得周易从梦中醒来,大声喘气。

月色无光,被黑云遮去了光芒。周易披起一件长衫,向山峰而去。闪烁不定的星火逐渐开始明亮起来,周易看了看东方,已经渐露肚白,山峰上的各类人显得比周易更加急不可耐。

“看来,我的速度还是相对来说晚了些。”周易轻叹,身形化作残影消失在人流,踏着天元踏法向山峰而去。

界碑处已经人挤人,尘埃满天。许多人都焦急的望着山峰的另一面,周易身处其中,也是第一次隐约中看到了传说中的谛仙居。

“这是怎么回事?”周易感觉到了身体的一阵悸动,自己体内的气神卷心法隐隐有想要冲出体外的趋势。

“难道说,这谛仙居真有什么东西和我体内的东西发生了共鸣。”周易心中凝重,想到自己去这无涯是去对了。

无数的人都挤在这山峰之上,就连树上也是人。其中不少皇公贵族竟然也来了,身边有着不下十名的侍卫,个个佩戴着寒光咋现的刀刃,让不少平民不自禁的往一边退了退。

“天呐,那不是大宇皇族的三皇子,他怎么也来了。据说他从小醉与仙术,想要长生,可惜一直与仙人无缘。十几年下来,道术不成,倒是长了一颗凶恶跋扈之心。没有想到,他今日也来了。”有人感叹,自己一生平庸,身处下位。若是和这皇子有着富贵,何必来此寻求这长生?尽心在家安享富贵,多好。

“老兄,看开些吧!他们的志向与我们不同的,人家乃是天地生产的富贵,我们怎能与人相比。还是静心等待,看看这求仙路上,是否会有我们一份仙缘。”与他同行一名求仙者安慰道。他们的声音很小,却似乎传到了那大宇的三皇子耳中,转过身来嘲笑道,“哪里来的贱民,也敢对本皇子评头论足。竟然还妄想到处寻求仙缘,这无涯深渊必定是你们这帮贱民的葬身之地。”

三皇子的话立即引起了一阵的反响,来到此处多有是平民,还有一部分的武术到了内劲的“高手”。虽然犯了众怒,但是敢言的却是没有几日。他身边的那几位佩戴刀刃的侍卫可是不必在场任何一位差。

周易抬头看向这位皇子,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那是何等的狂妄,竟然直接藐视了众生。衣锦上绣着蟒,那是代表着皇家独特的气质,如果是龙的话,那么代表的则是皇帝至尊了。场上一片肃清,唯有周易爆发出冷笑。笑声很大,也很刺耳。

“贱民,你笑什么!”皇子高声道,看周易穿着不过是寻常百姓,一袭青色长衫,不带一丝奢华。

“笑?我笑你愚昧不堪。莫说这世界无长生,就是有长生也断不是你等人可以明悟的。”周易郎声道,直指那名皇子。

天地自开,本自平等。乃是为顺应时名,方有皇者。皇者,不过是天地行事的代表,没有天地的气魄与胸怀,又如何能够成就皇者。如今这俗世当中,战乱不断,到处都是自立为王,扰乱了这天地本有的秩序,究竟谁是皇,谁是贱民,已经无从得知了。有的是那些背弃君臣之义,行那弑君夺国之事,自命为天子。不知却是违背了天地道义,不过一自欺欺人。

周易的话朗朗有声,在场所有的人都为周易的话所震撼了,个个向周易投来,敬佩,赞叹,惊讶,还有一丝同情的眼神。

大宇的三皇子已经怒不可遏了,地位超群的他竟然要受这个孩童的气,怎能让他咽下。

狂风劲吹,蟒袍狰狞。一指对着周易道:“来人,将这个孩童杀了,丢到无涯深渊去,我要让他死无全尸。”杀心已动,周易不过三言两语,却是被判了死刑,不得不说这大宇的三皇子是何等的冷酷,无情。

周易身材娇小,面色虚弱,给人一种不禁风雨的感觉。但是面对这拿着凶兵而来的两名侍卫,却是毫无畏惧,反而有种看对方好戏的样子。

两名侍卫手里刀刃放着寒光,离周易不过数米。众人都忍不住闭上了眼睛,不忍心看到这如此血腥的一幕,如此十岁孩童就要惨死在这刀刃之下,实在太让人有些动容。

“慢着”,刀刃还未落下,却是听到一阵高喝,有人从群中跳出,来到了周易的身前。

周易双手抱胸,看着这个突然出来的人物有些了兴趣,原本流动的暗黑寒气被周易压制下去,静静地看待这出好戏。

一名粗壮大汗立在周易的身前,让周易有被“保护”到了其身后。此人眼睛里冒出精火,周易观测他的体内经脉,发现有一丝气流运动,显然也是将内劲修出的“高手”。

“你是何人,竟敢阻挡本皇子行事,难道不怕与这孩童一并的下场。”三皇子威胁到,想不到竟然还会有人为这个孩童出场。

“我是何人?你这不识天地的畜牲还没有权力知道。这个孩子不过说出了这天地间的真理,却是要被你格杀,你身为皇子,没有皇子的气度,做这等害人性命的事知羞耻吗?要知道,上天有好生之德,即使我辈习武之人也是不轻易动杀念,而你这皇子却因为别人的三言两语就妄造杀孽,还有何话说。”

此人的一番话不由让周易心生赞叹,“好一句上天有好生之德,这才是世间为人处世的应有之法啊。”心中对这人不禁高看了几分。开口道。

“大叔,您还是退下吧,此人的目标是我,您不必受牵连,而且,谁让谁受伤还不一定呢?”周易对着挡在自己前面的粗壮汉子示意让他远离这份牵连。

可是不曾想到那汉子却是怒目一横,叫嚣道:“你这娃娃哪里的话,既然我为你出头,就有这出头之理,何来牵连一说法。我名张混,如果你这娃娃看得起我,尽可叫我一声张大叔既可。那么此事,也就不可再说与我无关了。”

周易摇头,看来这姓张混的汉子却是执意要为自己出头了。到底不怕牵连,只是怕待会儿上生死桥的时候会有多生事端,看来眼前的这桩麻烦还是尽早结束得好。周易与这张混之间的对话,却是全然没有将一旁已经怒发冲冠的三皇子放在眼里,此刻被完全无视了。

“好,好好!”三皇子一连说了三个好字,对着张混和周易,道:“既然你们自寻死路,那就怪不得我了。马彪,将这两人解决了,回去我让接替侍卫头领一职。”

三皇子身边的一个披着长发的侍卫兴奋不已,从一边恭敬道:“是,皇子,小人这就去替您将这两个贱民收拾了。”要知道,这食物头领可是肥差,而且确确实实的握着重权,怎么会让人不心动呢。其他一旁的侍卫此刻早已露出羡慕不已的表情,暗叹自己没有怎等机遇啊,错过了这升官的大好机会。

“铮——”

一柄大刀抽出,上面冒着丝丝的寒气,这是一柄真正的杀人刀,可以感觉是真正的沾过鲜血。

周易轻拍了张混的肩膀,道:“张大叔,小心点。”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个地步,也就没有退后的余地,而且周易此时也并没有打算动手。虽然他看到出来对方也是一个内劲“高手”,不过从其心性来说,对方是一个急功近利,心气浮躁之人,在周易看到他抽刀的那一刻就已经知道了。相对于张混来说,却是表现得更加沉稳,静静的看着对方的动作,还有那握着刀的手指。

这一切就像周易在为乞徒之时一般,心气浮躁是很难从对方手里争夺粮食的。往往周易都会在出手之前先看对方,特别是手,如果对付乞徒的手指有茧,那就是说明对方力道很大,而且善于用棍棒,而周易此时都会选择第一时间逃跑。但是如果对方茧在手掌,那就是说明对方是善于用拳脚,那么周易会选择先去争夺,然后再伺机逃跑。这个方法是周易不断一次次的从各种乞徒争夺的时候领悟出来,有一句话很人道,交作,“乞徒,不是是人就可以当的”,没有本事,怕早就和珠儿饿死在街头了。张混对于周易的好言,报以一笑,然后将周易推开,准备动手了。

“铮——”

也是一柄刀,只是相对于马彪的更加古朴些,上面没有太多的寒气,有一种自然古朴的感觉。

周易退到了一旁,静心观看。四周不时围上了大量的人群,看着两个准备动手的人。

“哥们,算你时运不济。杀了你,我的官途就豁达了,死后我会给你烧香的。”马彪大笑,话语未断,人已经欺身上前。

一招力劈华山直接朝着张混的头定而来,声势浩大,隐约有破开之声。看来这一招,马彪应当练过不下数年。

刀锋提起,张混怎能不知马彪会有此一招,早就料到他会先发制人。手里的刀在周身化出一个弧形,只身越到了两米之处的高空,躲过这一击,并且反手一个横劈下去,击向马彪的手腕。

“钉——”

两柄刀锋相接,这马彪也算是机灵,直接右手脱开,左手运刀格挡住了,否则让张混击中的手腕,哪里还会有还手之力。

两股力量相波冲,一上手,刚刚张混的那一招其实隐约已经占了上风,逼得马彪不得不换了左手,要知道左手可是远远不如右手灵活。

“好家伙,有些功底。那么就且再吃我一刀试试!”从空中落下的张混气势不减,

“雷霆万钧!”张混大喝出手,刀上劈开了火花,马彪有些吃力不及,不料张混这一击有这么大的力道。当下也是一声怒吼。

“掀了你!”一道精光蒙上了刀锋,周易看得真切,那是从马彪身上出来的内劲,看来他是被张混逼到了境界。铛张混被内劲避退几分,手里有些吃紧。不过逼出了对方的内劲,那么刚刚自己的而一击也就成功了,毕竟内劲在张混心里清楚,那是后力,用了一分,则就少了一分。

“没用的家伙,用了内劲竟然还没有取下对方的人头,本皇子要你何用?”大宇的三皇子一声冷哼,显然对于刚刚马彪的战绩很是不爽,被落下了下风。

马彪脸上涨红,被三皇子训斥了很是不适。刚刚的战斗有种被压抑感,现今退了出来还被柱子奚落,而后一声大叫,再次与张混交了上去,不死不休。

两人一上手,便各自使出了内劲。张混也不再藏拙,知晓对付已经打出了真火。一来二去,交战碰撞已经不下数十回合,一边观战的人不禁叫好,对于他们来说,这可是难得一见的战斗。

周易也是初次遇到两个俗世习武的战斗,虽然他们的力量在自己面前不足一题,但是交战双方的娴熟和经验却是值得周易借鉴。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